出院时病人紧紧拉着我的手,放到她的额头……
作者:仰东萍   来自:本网  时间:2017-8-17   文章点击率:  栏目点击率:

出院时病人紧紧拉着我的手,放到她的额头……

    出院的时候病人紧紧拉着我的手放到她的额头,虽然没有什么语言的交流,也不懂这种礼节意味着什么,但我感觉到了她手心中传来的热力和感激。

    大家一谈起西藏和高原,恐怕首先想到的就是高反。
    去年7月,怀着紧张而兴奋的心情走下飞机,其他人还在谈笑,我自己已经明显感觉到心慌、胸闷,高原反应这么快就来了。接下来几天我都只能缓慢步行,上楼完全不行。我本来就是高血压,到了拉萨一种降压药根本控制不住,需要吃2种降压药。在北京血氧饱和度的正常值是95%以上,在拉萨达到90%就不错了。

    记得西藏本地的大夫曾讲过一个笑话,有一个西藏医学院的学生考上了北京的研究生,第一次值夜班,有个病人的血氧一直在90%,他无动于衷,第二天上级医师问他为啥不处理,他说:“那不是正常的吗?”

    我刚到的时候曾经在微信同事群里发过血氧79%的照片,同事们一片惊呼,普遍认为我该面罩吸氧了。
    虽然环境艰苦,但工作的坏境和氛围却好,病人非常信任大夫,医生们求知若渴,盼望从北京来的专家手里学到先进的技术。
 
    出院时病人紧紧拉着我的手,放到她的额头……
    我在这里参与每天的查房,疑难危重病人的诊治,定期进行科室内小讲座,还进行各种内镜下的介入性操作。
 
    西藏人民喜欢食用牛羊肉,喝酥油茶,饮食比较油腻,容易发生胆道系统结石,胆管炎和胆源性胰腺炎病人很多,过去这些病人只能通过外科手术治疗,创伤大恢复时间长,对于反复发作的结石处理起来也有困难。根据西藏历年医保向内地转诊的数据统计,因为胆石症高发再加上无法进行ERCP以及腹腔镜胆囊切除等微创手术,转诊病种占第一位的是胆结石,因此在这里开展ERCP手术对于国家“大病不出藏”的目标有着重大的意义。我来了之后,ERCP操作成为我工作的重中之重。所谓的ERCP就是经内镜逆行性胰胆管造影术。

    有一天下午我正在病房查房,一位病人家属万分焦急的到病房找我,原来他母亲2天前突然高热腹痛,当地医院诊断化脓性胆管炎,胆源性胰腺炎,病情非常危重。患者情况比较差,无法接受外科手术治疗,他通过打听得知只有自治区人民医院的援藏专家可以做ERCP,治他母亲的病,于是风风火火地找到我。

    病人从当地医院连夜转到了我们病院,腹痛高热,黄疸,感染中毒性休克,随时有生命危险。我连忙联系了急诊室和重症监护病房,第二天早上就安排了急诊ERCP。
    检查中发现,病人的胆管已经被结石堵死,胆管下端明显膨隆,压力很高,器械无法从十二指肠乳头插入胆管,这种情况需要用针形刀进行乳头开窗术,就是利用一个针状的器械把胆管下端划开,将脓性的胆汁和胆结石取出。但是自治区人民医院这里没有针形刀,我灵机一动,用剪刀把弓形刀的前端剪掉,改制成了针形刀,然后用它划开了病人胆管下端,然后用其他器械清理了胆管里的残余结石……

    随后几天,病人的病情缓解,体温和肝功能很快恢复正常。出院的时候病人紧紧拉着我的手放到她的额头,虽然没有什么语言的交流,也不懂这种礼节意味着什么,但我感觉到了她手心中传来的热力和感激。
    在这雪域高原,世界屋脊,充满了阳光和信仰的地方,虽然自然环境比较严酷,但是作为一个医生,我们用知识和技术获得了同行的尊敬,病人的感激,使我感觉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这一年不虚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