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支50%的高浓度葡萄糖 我每天都随身带几支
作者:妇产科 迟洪滨   来自:院刊  时间:2017-8-17   文章点击率:  栏目点击率:

    

120支50%的高浓度葡萄糖  我每天都随身带几支

    不知不觉,来到这片圣土已经半年了,从刚开始要来前的恐惧到现在的坦荡,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我的恐惧是有缘由的,全国34个省我只有甘肃,青海和西藏没去过,总之高一点的地方我都未去过,因为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否承受高原缺氧的状态。老公本想在我来西藏之前带我去九寨沟亲身体验一下高海拔,但入藏时间的提前,不得不取消了这次行程。
    临行前,乔院长跟我长谈,她说身体是第一位的,毕竟46岁了,如果高原反应严重一定要马上回来,我听后心里暖暖的。乔院长还现身说法地告诉我,心理放松很重要,她上次去忙得都顾不上高原反应了。我心想既然领了这个任务就一定把它圆满完成了。
    我平素心脏房室传导阻滞,临行前买了各种应急药品,儿子帮忙拆了所有药品包装,塞进行李箱。本以为临行前老公能说一些暖心的安慰的话,但恰恰他这个东北人从不会说甜言蜜语。我知道他在为我担心,只能心领了,不负组织,不负家人,不负苍天地来到了西藏拉萨这片圣土。
    刚下飞机,就被拉萨的蓝天、白云及巍峨的远山所震惊,完全忘了缺氧的状态,兴奋得恨不得奔跑起来,但刚走几步就感觉心脏跳到了嗓子眼儿,呼吸像是停滞了,突然想起同事的叮嘱“到高原走路一定要慢,慢,慢……”,现在终于体会到了蜗牛速度的行走是多么重要。大家走路,吃饭,睡觉都史无前例地以“坐月子”的节奏进行着。
    即使这样,三天后,我在搬完东西马上要吃午饭的餐桌前眼前一黑,晕倒了。
    当时心率60多,本来低血压的我,到这竟然正常了,后来才知道这是高原缺氧导致的血压代偿性增高。感觉好一些后,我被送到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进行检查,没想到竟然这样来到自己要援藏的医院。在我们刚刚达到西藏的第二天,就有一位安徽的援藏大夫突发脑血管意外。
    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领导非常重视我们的身体状况,一定要给我做个心电及血糖检测,最后考虑是低血糖引起的一过性晕厥。乔院长知道这个情况后,特意给我带来了120支50%的高浓度葡萄糖,我每天都随身带几支,出门诊感觉累了就喝一支。领导的关心和北医三院大后方的鼎力支持让我们安心地为藏区人民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
    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是综合性三甲医院,但生殖内分泌与不孕不育诊治方面却是空白,我此次援藏的主要任务是依托北医三院成熟的生殖内分泌与不孕不育诊治平台,在“组团式援藏”的机遇下,培养人才梯队并建立相应的培训体系,进行“传帮带”,建立一支老、中、青相结合的团结协作的手术队伍,为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组建生殖医学中心做准备。
    我来后马上在自治区医院开设了生殖内分泌不孕不育门诊,工作量虽然没有北医三院多,但困难不少。我听不懂藏语,藏区患者听不懂汉语,每天都有一个住院医当翻译跟我一同出门诊,所有的问诊都要重复两遍。藏语到汉语,汉语到藏语,大大增加了工作量。这里的医生都很热情好学,她们帮我解决了出诊时的语言障碍,我也手把手教会了她们阴式B超的操作技巧,大家亲如一家人。
    藏区地理位置特殊,水源缺乏,藏民常年不洗澡。因为这样的自然历史原因,藏区妇女阴道炎,盆腔炎等各种感染性疾病的发病率非常高,最终导致不孕症的发病率明显上升。每次看到寻求不孕症治疗的藏区妇女那无助及焦虑的眼神,每次听到她们要凌晨3点不到(相当于内地半夜1点)就要排队挂号看我的不孕症门诊时,我就想尽量多看一些病人,经常看到下午近2点,累得精疲力尽,食堂也没饭了。但听到她们怀孕的喜讯,我感觉所有付出都是值得的。
    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不仅是缺氧,还有医院里大量的流浪狗。西藏人崇尚佛教,不杀生,所以大街上有很多逍遥自在的流浪狗,宿舍楼道里经常会有几条大型流浪狗出没。
    我小时侯被狗追过,留下了心理阴影,怕狗是出了名的,平时多亏同事们“保驾护航”。有一次妇产科半夜急症让我去会诊,路上流浪狗太多我不敢出门,叫醒了蒋斌队长,蒋队长二话没说陪我去了病房。结束会诊后,自治区人民医院的两位院长又把我送回宿舍。他们和我说,狗也是生命,你要和它成为朋友,不要惧怕它,不要跑,万物皆平等。在这样的圣地,如何看待生命,如何善待动物,我们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思考……
    2016年11月9日,我和肖宇大夫接受中组部及医院的委派去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乡镇——普玛江塘乡义诊,海拔5373米,比珠峰大本营还高200多米。
    此乡共有6个村,不到1000人口,此次通知了3个村不到100人。一到乡政府门口,藏民老乡早已排在墙根底下等着我们了。一想到在海拔这么高的地方还有人生活,不由得心生敬畏。
进来问诊的大都是育龄期妇女,她们平均都有超过6次的妊娠及分娩史,但最终能存活的孩子只有1-2个。这里的妇幼保健严重缺乏,孕妇都是不进行常规产检的,等发现问题为时已晚,实在让人痛心。
    上一批北医三院援藏专家李华教授主编印制的藏汉版妇女健康保健手册派上了大用场,我把这些手册分发给每个就诊的妇女,希望她们能够多了解一些妇女保健知识,并根据她们的病情给予发放免费药品,虽然我听不懂她们的语言,但能够看到她们眼睛里都含着感激的泪光。
    肖宇大夫带病给病人义诊,忙得不亦乐乎,我们因忙碌而忘记了高海拔缺氧的疲惫,在回拉萨的路上还在感慨一天的义诊时间实在太少了,如果把当地的全科医师好好培训一下可能效果会更好。
    西藏工作生活已过半年,它为我的人生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看到这里的人们如此虔诚,如此平静地面对生死,他们的心灵是那么纯净无私,不由得心中默默给自己加了把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