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敬佑生命荣耀医者”评选颁奖 我院三人获奖
作者:王丽   来自:院刊  时间:2018-12-5   文章点击率:  栏目点击率:

“2018 敬佑生命荣耀医者”评选颁奖 我院三人获奖

  125日下午,由环球时报社、生命时报社等单位联合主办的“2018敬佑生命 荣耀医者”公益评选颁奖盛典在北京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500余位医者典范及各界嘉宾参会。我院心脏外科主任凌云鹏荣获金柳叶刀奖,运动医学科副主任医师江东荣获青年创新奖,骨科主任医师于淼摘得人文情怀奖。

“2018 敬佑生命荣耀医者”评选颁奖 我院三人获奖

凌云鹏  金柳叶刀奖

  会前,人民日报社总编辑庹震到场欢迎多位医学界贵宾。人民日报副总编辑方江山、十三届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任贤良出席活动并致辞。

  本届评选活动于918日以线上H5形式启动,历时3个多月,来自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百余家医院和乡村诊所的500多名医护人员报名。经过69位包括院士、国医大师、院长、主委、主流媒体负责人组成的评审团评审和3轮选拔,共有116位个人和团队获得“生命之尊”“金柳叶刀奖”“金牌团队奖”“基层好医生奖”等12个奖项。

“2018 敬佑生命荣耀医者”评选颁奖 我院三人获奖

江  东  青年创新奖

  此项活动获得了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和赞誉。正如本届轮值主席詹启敏院士在致辞中所说,“这个平台展示了我们医护人员良好的医风、医德、医术。希望医院能够重视,让更多优秀医护工作人员参与进来,在媒体搭建的平台上传播医疗正能量,引领新风尚。让医生获得应有的荣耀。”

“2018 敬佑生命荣耀医者”评选颁奖 我院三人获奖

于  淼  人文情怀奖

  此项活动肇始于2016年,由生命时报社发起,今年是第三次举办,旨在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的讲话精神,大力弘扬“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大爱无疆 ”的医者美德,让广大人民群众更好地了解医生、理解医生、尊敬医生,进一步促进医患和谐和社会稳定。            

 

    附三位获奖者事迹:

凌云鹏: 给心脏一个希望

“2018 敬佑生命荣耀医者”评选颁奖 我院三人获奖

  凌云鹏,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分会委员,国家心脏中心微创心脏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2012年起,致力于微创小切口冠脉搭桥手术的临床研究。201511月完成国内首例小切口双乳内动脉全动脉化冠脉搭桥手术。迄今已累计完成小切口冠脉搭桥手术900余例,居国内领先地位。

  早晨7点上班,半夜下班,这是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心脏外科主任凌云鹏的作息。“下班时间要根据手术情况,做手术到半夜是常事儿。”凌云鹏说,“每年做手术400~500台,去掉节假日、查房等,平均每天会有2~4台手术,有时中午错过吃饭时间,也就索性不吃了。”

  凌云鹏在研究生期间就跟随万峰教授开始研究微创小切口冠脉搭桥。以往的搭桥手术需要胸骨正中开胸下完成进,而微创小切口搭桥仅需通过肋骨间隙借助特殊的器械,在跳动的心脏上完成冠脉搭桥手术,而冠脉血管直径仅2毫米,因此血管吻合难度非常之大,对医生要求也会比较高。由于手术切口小且微创环境操刀更需要足够细心和耐心,因此要求医生有足够的体力和学习的动力,同时还需要大量的开胸手术临床实践经历作为储备。

  凌云鹏是从2012年5月开始开展微创小切口冠脉搭桥手术,迄今已主刀完成微创小切口冠脉搭桥手术近千例,而国内超过100例的术者也屈指可数。随着临床实践的不断积累,凌云鹏单支搭桥手术时间从一开始的4~5个小时缩短到现在的1.5~2个小时;多支搭桥手术时间也从最初7~8个小时缩短到现在的3~4个小时。

  从医22年的凌云鹏表示,他最开心的时刻就是治好病人。他曾经见过很多冠心病病人需要做搭桥手术才能根治,但因为对开胸的恐惧,宁愿选择多次支架治疗,坚决拒绝开胸搭桥。曾有位80岁的老大娘因冠脉血管严重堵塞前来就医,由于其血管钙化严重,因此通过心血管介入手段植入支架挽回生命已不可能实现。但一提到开胸,老奶奶是一万个不情愿。凌医生听说后便向她介绍了这项技术,并与团队为老人的身体状况进行评估、制定计划,最终完成微创冠脉搭桥,解决了高龄老人无法耐受开放性大创伤手术以及血管弥漫病变难以支架治疗的难题。“很多老人本身有糖尿病、骨质疏松等问题,导致他们即便做完了手术,也要面临很长一段时间卧床。我就是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让他们能恢复得快点儿,生活质量高点儿。”凌云鹏笑着说。

  通过凌云鹏的不懈努力,他已经完成了小切口双乳内动脉冠脉搭桥手术、小切口全动脉化多支搭桥手术、小切口多支搭桥联合冠脉介入的“高级Hybrid”冠脉血运重建手术等多项国内“首例”。他认为,搭桥手术未来会逐渐向微创发展,因此他仍利用周末不断学习和更新这方面的知识。为了让更多医者学习到这门技术并最终造福更多病人,凌云鹏也已经逐渐带领新人学习,像他最初接触这项技术一样,从单支搭桥开始不断积累经验;并开展学习班来推广这个技术。

  

江东:临床支持科研,科研带动临床

“2018 敬佑生命荣耀医者”评选颁奖 我院三人获奖

  江东,主攻足踝及膝关节运动损伤,在同种异体、异种异体半月板移植方面,结合临床,进行了大量学术研究并在临床上取得较好的疗效。主持国自然两项,以第一和通讯作者发表SCI论文15篇,获国家专利5项。现任中华医学会科普分会关节修复学组常委。曾获中国体育科学学会科技奖一等奖,北京市健康科普邀请赛一等奖等。

  北京大学运动医学研究所,即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运动医学科,走进这里发现:“代表性论文”展板上,以第一作者身份出现最多的名字是“江东”。江东,副主任医师,自14年前进入北医三院开始研究生学习以来,在同种异体、异种异体半月板移植方面,结合临床,进行了大量学术研究。他深知,对于严重的半月板损伤患者,保留和修复半月板存在较大困难,而同种异体半月板移植可帮助重建膝关节生物力学环境,避免因半月板切除引起的膝关节退变,具有较好的疗效。

  说到临床科研,江东最大的原动力就是兴趣与责任感。这让他对自己的职业充满热情,使他在周末面对家庭和论文的抉择时选择了潜下心来做研究。如今,他不仅掌握了这项先进技术,还发现了半月板移植后移位问题的原因,率先在国际上实现半月板胫骨韧带的重建,使半月板的稳定性明显加强。

  时间是公平的,给每个人都是24小时。作为一名临床医学院医生,医教研都要考虑。除了门诊、手术等工作外,他所能支配的空余时间并不多,当问及他是如何在繁忙紧张的工作中完成自己的科研时,江东笑着表示,临床与科研并不是对立关系。虽然,都需要时间,但临床可以支持科研,科研也能带动临床。准确的说,应该是相互促进的关系。

  北医三院的门诊量常年居北京市前列,作为特色学科的运动医学更是一号难求。半天要看40多名病患,出诊后,累得不想多说一句话的江东,会及时记下遇到的疑难病例,以查阅文献,为自己的研究“充电”,为患者解决问题。“从古至今,许多耳熟能详的医学大家都不仅是为患者解除病痛,更是留下了不少著作或经典方剂,这是他们对人类所做的贡献。作为一名三甲医院的医生,我希望能在医治眼前患者的同时,留下更多的成果来服务更多的患者。”江东讲道。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目前,江东的研究成果已被写入我国同种异体半月板移植物的《国家标准》,指导全国组织库的建设;他对近8000例半月板手术患者进行了分析,在国际上率先总结和发表了中国人半月板损伤的特点和规律,为制定符合中国特色的半月板治疗方案提供了数据支持。

  作为一名青年医师,“为患者解除疾病,立足本职,求实创新”是其一路向前的不竭动力。

于淼:我想让他们挺起脊梁,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2018 敬佑生命荣耀医者”评选颁奖 我院三人获奖

  于淼,专业特长为脊柱畸形,颈--腰椎退变疾病,脊柱微创。主持国家自然基金一项,院内科研项目两项。现任中国康复医学会颈椎病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曾获中国康复医学会第十一次全国颈椎病学术会议优秀论文奖。   

  2018年8月的一天,在去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的路上,于淼看着手机里俄有叔叔传来视频,是两个孩子在学校操场上的视频,他们笑容灿烂,和同龄孩子一样活泼可爱。这半年来,于淼常常牵挂着他们,这次到西藏开会,正好为两个孩子复诊。时隔半年,在自治区人民医院见到兄妹俩。现在的俄有兄妹,和当初刚到北医三院的时候判若两人。

  西藏女孩俄有兄妹俩均患重度僵硬型脊柱侧弯,去年,兄妹俩经过在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援藏的同事的初步诊断和帮助,到北医三院治疗。北医三院骨科是国家级重点学科,教育部“创新团队”,从上世纪50年代起,北医三院骨科在脊柱外科领域不断探索,有着雄厚的学科实力。骨科主任医师于淼就是这个充满活力的团队中的一员,他从2001年来到北医三院,在北医三院学习工作,已经成长为一位独当一面的脊柱外科专家,兄妹俩来到三院后,于淼成为了他们的主治医生。

  俄有的哥哥巴桑不仅脊柱畸形,同时呼吸功能衰竭,嘴唇紫绀,还合并有心脏病,经过会诊,专家们一致认为,当时情况下,巴桑的身体无法承受手术。俄有的情况略好些,但刚来北医三院的时候,脊柱像“麻花”一样,后凸角度达100度,侧凸角度达130度。心肺受到挤压,加之高原缺氧,呈现明显的缺氧状态。她还患有严重骨质疏松,体重只有22kg,严重营养不良。矫形的关键期是青春期之前。骨科专家们给俄有制定了分期手术方案,并希望她能够增强营养,增加体重,尽快手术。

  为了让俄有体重增加,于淼和骨科的护士们常常给俄有带一些蛋糕、巧克力、汉堡等高能食物。一段时间后,兄妹俩体质都有所增强。

  经过两次手术,从去年 8 月 25 日到 2018 年春节出院,俄有身高从 1.16 米长到 1.44米,从“弯腰驼背”到“亭亭玉立”。陪妹妹一起在北京的日子里,哥哥的心肺功能也有所好转,脊柱矫形手术同样由于淼医生主刀。手术,一切顺利。

  从父亲和叔叔带着两个“弯腰驼背”,痛苦不堪的孩子来北京,到出院时妹妹在病房翩翩起舞,一旁的哥哥身姿挺拔。一家人的命运随之改变,两个孩子的一生随之改变。

  这样的家庭,于淼还遇到过很多,这样的孩子,于淼还遇到过很多。于淼长期以来关注儿童、青少年和成人脊柱畸形,他常常说:“我希望他们能够挺起脊梁,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这是一个朴素的愿望,却可以改变很多孩子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