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万年司长在干部培训会上解读《关于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指导意见》
作者:根据录音整理   来自:院刊  时间:2018-1-30   文章点击率:  栏目点击率:

  培训会。培训会邀请国家卫生计生委体改司司长、国务院深化医改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梁万年就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7〕67号)进行了解读。现摘录如下:

  公立医院改革从2010年开始,我们选取了17个试点城市。当时,北京是其中一个。2017年9月9日,中国公立医院已经全面做到了“两个全部”,一个是全部取消药品加成,一个是全部推开公立医院改革。

  公立医院改革的标志是取消药品加成。但制度改革是综合性的改革,取消药品加成只是走完了第一步,只是改革的开始,后面的一系列的深层次改革必须要跟进。北京4月8日推开了改革,但调整的量还不够,护理等劳动技术价值都没有很好的体现,医生薪酬改革也没有破题。

  去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出台了67号文件,《关于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的指导意见》。今天在此为大家做一个解读。

   一、加强公立医院党的领导

  党的领导要在公立医院的管理、发展、建设等全过程得以充分体现。文件明确规定,公立医院的党委、党组织是领导核心。同时,对公立医院党的决策、程序、范围和公立医院的院长办公会的决策、程序、范围、职责作了明确规定,也明确要求,不得以党政联席会议制度来代替党组会议。“三重一大”,人才牵涉到切身利益的重大决策必须由党组会、我党委会来研究决定,这是文件的核心。

  为了使现代医院管理制度更具操作化,我们正在制定《关于公立医院党的建设的指导意见》,进一步规范公立医院党组织的权利责任以及和行政之间的关系等等。与此同时,要充分发挥医院党组织的政治核心和战斗堡垒作用。基层党支部、科室这一级充分发挥战斗堡垒作用,要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

  二、规定了两个阶段性目标

  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建设是分成两个目标来做的。第一个近期目标,是要构建公立医院新的运行机制。这个新的运行机制就是维护公益性,调动积极性,保障可持续的公立医院的运行机制。这是公立医院改革的重中之重。把医院运行围绕功能定位,围绕公立医院的职责开展一系列的诊疗、管理和运行。

  医改一定要“三医联动”,要强调综合性、系统性和协调性。如医护人员要提供多层次多元化优质医疗卫生服务,医护人员的薪酬、工作量等也要考虑,需要加强推进。

  为建立这个体系,薪酬制度改革、价格机制改革、医保支付制度改革和对公立医院考核评价指标及方式的改革,这四个改革今年要重点推进。

  单病种付费、门诊大病按人头付费、DRGs等可能都要考虑,并在比较大的范围内展开。这对医院运行和管理是一个重大挑战和转变。

  一旦把支付方式改革跟上,医院的医生和管理者,就不得不考虑在有限的费用下,找最佳治疗方法。这时就必须要考虑费用。考虑药品、检查、耗材等等,这些都是成本。此项改革势在必行。

  关于薪酬制度改革,去年四部门专门下发文件。目的是为了落实总书记在2016年健康大会上提出的“两个允许”。一是允许医疗卫生机构在核定

  工资总额时,突破现行事业单位的调控;二是允许医院收支结余,在扣除成本剔除各种基金后,主要用于人员奖励。

  去年四个部门出台文件以后,全国68个城市在进行薪酬制度改革的试点。这项工作,今年年初的时候,李克强总理在开常务会的时候明确要求,这个试点要加快,要扩大,要让医院自己实施,什么样的薪酬待遇能够让医生比较安稳,踏踏实实地尽医生的职责看好病。一定要建立一个合适的薪酬制度,让医生有体面的收入,让他的才能得到发挥,这是公立医院改革的关键。

  我现在越来越深刻认识到,公立医院改革最核心是医生行为的调控。医生手里的这支笔的调控最关键的是他的薪酬,是对他的考核,是他的职业发展,是他的价值,是他的文化认同。这几个点如果不把控好,制度和措施再多,也容易被化解掉。

  第一个阶段的目标是抓紧推进运行机制的建立。

  改革的核心是通过改革将医院收入结构趋于合理,增加纯收入占比,这才是可支配的收入。可支配收入高了,用于医务人员的薪酬才可能提高。政府没有多拿钱,医保基金没有多花钱,老百姓没有多花钱,医院还没有少拿钱,含金量还高了。这就是四个人打麻将,都赢了。谁输了?在旁边看麻将的人输了,那就是流通领域。

  还要对医生不合理的诊疗行为进行监管和控制。现在我们在全国一些城市已经在做试点,尤其医保的审核,看到每一位医生的笔是如何做的。尤其是在辅助用药和营养性用药上,对每个医生所开处方进行监控。有问题,先内部公示,无效就约谈、处罚。所有这一切的目的,是为了让医院总体收入比例接近良好。

  第二个阶段的目标,希望到第一个一百年的时候,我们现代公立医院治理体制实现现代化。

  进一步落实公立医院“领导、保障、管理、监督”四大责任。在2009年新的医改指导文件中明确指出,政府对公立医院有六项责任(公立医院基本建设和设备购置、重点学科发展、人才培养、符合国家规定的离退休人员费用和政策性亏损补贴等投入)必须落实。每年国务院发的深化医改工作重点任务,都会涉及全面落实政府对公立医院的基本建设设备购置,学科人才建设,离退休人员符合国家规定的补助,公共卫生等政策性推进任务……

  北京市属医院对六项责任的落实,政府做得比较到位。市属公立医院收入结构中,政府投入占收入已达18%。但卫生计生委全国44家委管医院政府投入占收入的比重,平均5%左右,我们需要加快落实。去年取消药品加成时,财政部拿出9个亿对此44家医院进行补助,未来每年会再拿9个亿进行投入。

  在治理上,政府如何监管,如何考核?这些都需要强化。

  这两个阶段目标实现后,我们公立医院是什么样?会是“权责清晰、管理科学、治理完善、运行高效、监管有力”。最终形成的这20个字,就是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建设应该达到的目标。

  三、医院的内部管理与外部治理

  67号文件,前面讲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后面讲了三方面内容。

  一是医院科学管理。如何围绕管理科学让医院真正做到科学化、精细化、规范化管理。有两个核心点,第一点,要求医院必须要建立章程,这是一个创新。所有的医院,包括公立医院和社会力量办的医疗机构都要建立章程。章程是医院的行动指南和纲领,要固化下来,轻易不能变。即使要变必须要经过严格程序进行修改。其核心是解决医院的功能定位和重点发展方面,及发展理念和价值观。    第二,所有医疗机构,必须要制定至少13项管理制度。制度不能仅仅是挂在墙上,锁在柜子里,写在纸上。这13项是最基本的医院管理制度,各医院可围绕这13项制度细化,以达到科学管理。

  二是医院的外部治理。我们把价格改革、薪酬改革、人事制度改革、编制制度改革以及整个监管制度的改革作出了明确规定。监管是现代医院管理制度中很重要的一项内容。怎么明确政府和医院的权力边界和各自的责任,怎么明确政府各部门之间监管权力边界和各自的责任以及它的协同和连带都作出了规定。

  三是加快公立医院党的建设。67号文件用了一页多对医院、科室等各级党组织建设所应发挥的作用等都提出了明确要求。

  四、四个权力清单

  文件在政府治理、医院权责等方面作出了明确规定。明确提出了四个权力清单或责任清单。各部门正在完善相关配套文件。

  第一是政府办公立医院的责任清单。政府办公立医院过去是投入责任,对符合规划的公立医院的基本建设、设备购置、学科人才培养等进行投入。

  第二是政府的权力清单。要明确权力边界,将这种权力清单写出来。我们一直在推公立医院从政府层面成立管理委员会,把各个部门的权力集中统一行使。将这个清单列出来后,管理会更加规范。

  第三是医院的权力清单。要把管理权下放到医院,让院长、书记,让医院真正拥有自助经营权和内部管理权,这些要有明晰。

  第四是监管清单。包括政府的监管、社会的监管、人大政协、第三方评价监管等。既包括外部审计的监管,更包括内部的审计和监管。要形成立体化协同监管体系。

  以上四个清单,是现代医院管理制度落地的重要保障。

  公立医院在现代医院管理建设过程当中,要强调文化建设,医院文化管理和制度管理并重。仅靠制度管理不可能完全有效,文化管理顺势而行,也是最可持续的、最有效的方式。所以,要强化公立医院的文化建设,要弘扬我们医务工作者职业崇高精神,每个医院要结合自己的实际来打造自己固有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