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北京到里约,从北京到雅加达,运动医学专家谈成为中国队医疗官的感受
作者:王健全   来自:院刊  时间:2018-9-14   文章点击率:  栏目点击率:

  从北京到里约,从北京到雅加达,运动医学专家谈成为中国队医疗官的感受

  我是2016年,作为随队医疗官参加到国家队医疗保障团队的。那年,是随中国奥运团队去巴西里约。

  多年来,我的导师田得祥教授一直担任此职,中国奥运代表团正是通过田教授,通过其出色完成的历届医疗保障任务,对我们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运动医学研究所的医疗水平有了高度认可。

  2016年,第31届奥运会在遥远的南美大陆举办。从北京到巴西里约,需要长达29个小时的航程。担心田教授年事已高,难以承受如此旅途劳顿,国家体育总局最后选择了我,继续担任随队医疗专家这一重任。

  虽然2008年时我作为北京奥运会奥运村诊所的运动医疗主任参与过奥运医疗保障,但出国作为随队医疗专家为中国代表团健儿保障,心里压力还是挺大。奥运会是世界顶级运动员最激烈的比拼。然而,梅花香自苦寒来。这些高水平运动员大都带伤比赛,高水平的比赛中,时常有意外情况发生……

  下到运动队为队员服务是运医多年的传统。虽说自己有着长年的运动队服务经验,但在比赛现场,要做到迅速、及时、准确无误的决断,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太多的因素要考虑。

  奥运既是最高水平的体育赛事,也是最高水平的运动员之间的较量。

  2016年时记忆最深刻的一件事,就是在里约接诊的一位我国赛艇运动员。当时,他因为视物模糊从圣保罗训练营来到里约团部医务室。检查后,我判断他突发严重眼部问题。然而,眼科不是我的专长。我迅速将运动员带到诊所检查,发现是急性视网膜脱落!经过与国内专家交流,决定在巴西当地为其手术治疗。

  在国外,运动员和我们就是亲人,我们像家属一样要为他们联系医院,与当时医生交谈,手术签字,还要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直到他们能够坐飞机。还要建议团部及时把队员送回国。医生不是奥运会上最出彩的角色,但是医生是所有来到国外代表团的医疗安全保障,也是团部领导的主心骨。

  由于2016年里约运动会的医疗工作得到总局领导的认可,2018年的雅加达第十八届亚运会,我又被征召成为团部医疗官。

  作为北医三院副院长、运动医学研究所副所长,平日除了个人的医教研工作外,还要承担着医院和研究所的部分管理工作。此次成行,得到了医院和研究所的大力支持。

  亚运会的保障工作和奥运会的时候一样,大部分工作比较琐碎,生活的空间也比较狭小。如果没有对运动医学事业的热爱,很不容易从中体会到快乐。

  代表团团部的很多工作总局领导都能当机立断,唯独医疗工作,必须依赖我们。为此,坚守岗位成为我们自觉的行动。

从北京到里约,从北京到雅加达,运动医学专家谈成为中国队医疗官的感受

  2018年8月18日,雅加达第十八届亚洲运动会开幕,选在这个日子开幕式,我想主办方印尼也是希望可以给所有队员和代表团带来来幸运吧。可是,大的伤病还是在8月25日发生了。当天,我国一名滑翔伞运动员动作出现失误,从10米多高处落下,左侧下身着地……直升机直接将其送至当地医院。

从北京到里约,从北京到雅加达,运动医学专家谈成为中国队医疗官的感受

  知道消息后,我第一时间联系对方,赶往医院。为尽快了解病情,路上,我与运动员的助手通过微信接收X线片,初步判断他是股骨开放性骨折伴有骨盆骨折。这一诊断与当地医生“闭合骨折”的诊断不相一致。赶到医院,来到队员身边,我仍不放心,仔细检查。在彻底暴露患肢后终于发现了皮肤破口,最终确定是开放性骨折。

  与远在北医三院的骨科创伤专家周方、田耘取得联系,进行远程会诊。最后,我们决定:鉴于开放伤口较小,可以送队员回国住院手术。当天晚上11点多,总局高志丹局长来到了当地医院看望受伤队员。在听取了我的汇报后,同意我们的意见,并决定派两名保障营医生同机护送队员回国。

从北京到里约,从北京到雅加达,运动医学专家谈成为中国队医疗官的感受

  仅仅休息3个小时,我们于凌晨4点再次赶到医院,对队员进行了临时固定,搬运到急救车并随急救车送到机场。看到飞机机型情况,发现座椅不能躺平,我们又制定了几种机上固定方案。由于准备充分,队员安全返回国内。最后,在经停的广州进行了手术。

  此次服务亚运期间,正值运动医学研究所建所60周年庆,原计划提前几日返京参加这一盛典,然而,由于这位队员的严重创伤处理稳妥得当,体育总局领导充分认识到了医疗保障专家的重要,我也进一步感到自己身上的担子很重。六十一甲子,没能参加运动医学研究所的六十周年所庆活动,这对我也是一个小小的遗憾吧,但还是以国事为重。

从北京到里约,从北京到雅加达,运动医学专家谈成为中国队医疗官的感受

  回首此次亚运会,队员们用自己的成绩认可着我们的医疗保障工作。记得羽毛球运动员贾一凡参加了羽毛球女子双打,并获得金牌。这枚金牌对于正处于困难期的羽毛球队来说,十分珍贵。看到她们站在领奖台上,我心绪难平。赛后,贾一凡还专门来到医务室和我合影。虽然,因为灯光原因,照片质量不是很高,但这是特殊的礼物,我十分珍视。

  第十八届亚洲运动会已经闭幕。本届亚运会当中,中国代表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作为这次保障亚运会团部医疗官一员,圆满完成本次保障任务,我感到十分荣幸。此次医疗保障中,我们曾面对严重股骨干开放性骨折、颅面骨外伤、锁骨骨折、膝关节韧带断裂、足踝扭伤等危急运动创伤。这些队员的救治,需要广博的创伤知识,需要迅速正确的临床判断,这些都为运动队和亚运会代表团领导提供决策支持。

  回想这些队员的处理过程,之所以能够做到迅速无误的判断,得益于国内北医三院专家的支持,也得益于五年医疗副院长的经历对我个人医学知识的充实和管理能力的提高。

  亚运归来,我再次投身繁忙的工作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