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死神擦肩而过|甲流过后的医患“对话”
作者:患者:徐先生;医生:赵菲璠、梁瀛   来自:院刊  时间:2018-4-9   文章点击率:  栏目点击率:

  2018年4月初,一封手写在红色打印纸上的感谢信送到了北医三院。满满的两页纸,最后的落款是那位前不久从三院出院的年轻的甲流患者。他曾在这里,与死神擦肩而过。

  2月底,年轻的他因“高热伴咳嗽一周”来到北医三院,从初期甲乙流筛查为阴性,到呼吸衰竭,到支气管肺泡灌洗液检出新型甲型H1N1流感病毒核酸检测阳性——确诊为重症甲型流感。

  同时合并有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消化道出血、急性肾损害、横纹肌溶解症等多脏器功能损害,并发有颈部穿刺部位血肿和纵膈气肿……

  从2月27日来三院就诊,到3月20日康复出院。他都经历了哪些?

  

患者:我将更加爱惜自己,感恩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

敬爱的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给予我第二次生命的全体医护人员:

  您们好!我是徐**,所经历的一切已无法用语言表达。在此仅以微不足道的几句言辞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感谢您们的精湛医术、细心照料和无微不至的关怀,使我能够转危为安,在我命悬一线之际,是您们拦住了死神之手。

  二零一八年大年初五,一场发烧悄然而至,烧的毫无征兆并且十分迅速。

  大年初九回到北京。现在回想起来,那会血氧饱和度已经是相当低了,留存在大脑中的记忆是片段的。在急救手术之前,虽然人是清醒的,但是并没有记忆。根据家人的描述,在2月27日-3月10日,我在RICU里昏迷了12天后,终于苏醒过来。

  回想自己在失去意识前,仅隐约记得好像是得了一场很重的感冒,来到北医三院的发热门诊,但这之后发生了什么,身在何处,我一概不知。

  后来,我才了解到我入院时病情报告:非典型病原体感染,ARDS,呼吸机辅助无效,2月27日上午11:30体外膜肺氧合……

  病情发展如此迅速,这对我和我的家人是一场噩梦!感谢!感恩!感谢您们的全力抢救。

  病魔无情,人间有爱。在这里,我看到的是,医护人员脸上的微笑与背后的辛劳,听到的是对我不断地叮嘱和安慰,感受到的是无尽的温暖。小时候,医生“白衣天使”的形象就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中,现在更加能够理解这份妙手回春与洁白无瑕。

  第一次生命是父母给我的,第二次生命是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呼吸科和急诊科全体医护人员给我的。人生易遇大起大落但很难经历生死,我深知这其中的意义,但很难用语言来表达处我的感激之情!

  我又可以重新大口呼吸最新鲜的空气,我这个年轻的家庭保住了。我想我会因此改变很多,我不再会行色匆匆,我开始放慢脚步!心中满满的珍惜和美好,我要更加学会去帮助他人,也更加爱惜自己,感恩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人!

  我将把这份美好和感恩一直放在心中,永不忘怀。

  祝愿恩人们事业顺利,身体健康,一切安好!也祝愿病人们都好起来!

                                                               徐**及全家敬上

                                                              2018年3月31日

 

 

医者:29岁甲流患者与死神擦肩而过

  2018年2月27日,29岁的徐博士因“高热伴咳嗽一周”,就诊于北医三院发热门诊,甲乙流筛查均为阴性,给予抗感染治疗一天后出现呼吸困难,血气分析提示呼吸衰竭,且病情进展迅速,立即转入急诊抢救室。

  给予无创呼吸机辅助通气仍无法纠正呼吸衰竭,遂紧急行气管插管、有创机械通气,但效果不满意,外周血氧饱和度仅能维持在70%-80%。

  急诊科、呼吸内科和心脏外科紧急联合会诊后决定就地行体外膜氧合(ECMO)治疗。置管过程顺利,呼吸衰竭病情趋于稳定,收住呼吸重症病房(MICU/RICU)。

  虽然初步筛查流感为阴性,但患者急性起病,并处于流感高发时期,所以仍按流感做好了隔离防护。

  支气管肺泡灌洗液检出新型甲型H1N1流感病毒核酸检测阳性,患者确诊为重症甲型流感!

  患者同时合并有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消化道出血、急性肾损害、横纹肌溶解症等多脏器功能损害,而且还并发了颈部穿刺部位血肿和纵膈气肿。病情危重,生命只在顷刻之间。

  徐博士今年即将毕业,前途本该一片光明。而现在,看着这么一个有着大好前程的青年,即将成为两个孩子父亲的他,却因为一次流感就要走到生命的尽头,所有人都觉得惋惜,也替他感到不甘,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要尽最大的努力,放手一搏。

  经过充分讨论,我们根据患者特点制定了个体化的ECMO抗凝方案、根据跨肺压指导机械通气方案、抗感染及营养支持治疗方案等详细严谨的治疗方案,有效防治了出血、感染、气压伤等并发症。

  经过多个日夜的连续奋战,患者的生命体征逐渐平稳,病情开始出现转机,并于住院第9天顺利撤离ECMO,住院第14天撤离呼吸机,并最终在住院22天后,于3月20日康复出院。

  这是不平凡的22天,面对病情如此严重的患者,我们并不能预见自己最终是否可以胜利,甚至我们能预见最坏的结局。然而,病房里每位医师、每位护士,都秉着“有1%的希望就要尽100%的努力”的精神,竭尽所能。

  床旁24小时专人看护,医生们就算下班休息时间也一直关注着病人检查结果的变化、生命体征的波动。

  可谓“皇天不负有心人”,看着他克服一个又一个难关,看着他年过花甲的老父亲脸上露出的笑容,到最后,看着他和身怀六甲的妻子手握着手聊天、给我们介绍照片里的大儿子……这一切的一切,让我们觉得那一个个坚守奋斗的不眠之夜都是值得的。

                                                       呼吸内科 赵菲璠、梁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