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医疗信誉:如何建如何管
作者:健康报   来自:健康报  时间:2018-12-27   文章点击率:  栏目点击率:

    ——《健康报》(2018年1022日第06

    诚信是社会责任,也是医院的基本规范道德,更是医院生存和发展的基石。医疗信誉体系该如何建、如何管?在近日召开的中国医药卫生文化协会年会上,业内人士给出了思考与建议。
  中国医药卫生文化协会会长陈啸宏:
  弘扬社会核心价值
  “仁义礼智信”中的“信”在优秀传统文化中占了1/5,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也专门提到“诚信”二字,两者都在强调主观、自觉、主动的约束。所以,在建立医疗健康领域诚信体系的过程中,要多考虑如何加强医疗卫生机构从业人员自我约束的意识。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综合监督局副局长何翔:
  完善监管体制
  近年来,卫生行政部门在提升监督执法能力、创新监管机制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医疗卫生信用体系建设取得了一定进展:将医疗卫生行业行政许可、行政处罚等信用信息纳入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建立医疗卫生机构和医务人员不良执业行为记分制度;逐步建立医疗卫生行业黑名单制度,强化多部门联合惩戒,实现“一处违法,处处受限”。
  如果访问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网站,会发现一个信用信息网,这就是前期所做的大量信息化基础性工作。接下来,还将推动多部门监管信息的互联互通,为进一步完善信用管理、联合惩戒奠定更好的基础。
  下一步,要按照国务院关于改革完善医疗卫生行业综合监管的指导意见,统筹应用行政处罚、经济、信用管理等多种监管手段,强化全流程、多部门协同监管,尽快建立健全政府主导、医疗卫生机构以及行业协会参与的医疗卫生信用管理机制。
  中国医药卫生文化协会医疗信誉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毛振华:
  建立评价指标
  目前,我国大健康产业迎来难得的发展机遇,但信用瓶颈问题也较为突出。信誉管理在医疗健康行业尤为重要。它不仅具有重要的道德价值,能够约束健康产业服务提供者(如医生)和服务接受者(如患者)等的行为,同时也具有积极的经济学内涵。健康产业从业机构(如医院)能够通过信用机制参与市场资源的配置运作,产生经济效益,转化为医疗卫生资本。因此,我国应该提高整个医疗健康领域对信誉管理重要性的认识,切实推进合理的信誉评价指标体系的建立。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党委书记金昌晓:
  解决好五个诚信
  医院的信誉应该由五个方面组成:一是医院对患者的诚信;二是医院对医务人员,也就是职工的诚信;三是医院对上下游合作伙伴的诚信,包括医药公司、耗材设备公司等;四是医院对政府的诚信,如医保部门、卫生监督部门;五是要落实到在社会上的诚信。作为一家公立医院,如果能把这五个方面的诚信问题解决好,才是老百姓能够信任的医院。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原理事长封国生:
  重在以人为本
  医疗服务是对人的生命健康的服务,但是医学科学领域还有很多尚未解决和未知的东西,在这个服务过程中,并不能保证完全达到患者的预期,所以这种契约关系和买卖契约还不完全一致。医疗信誉建设是医疗技术与职业道德、职业素养的结合。诚信当然与技术能力有关,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职业道德,对患者秉承以人为本的理念、进行真心的服务非常重要。其中,加强医务人员的诚信建设和信用评价体系建设非常必要。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天坛医院原党委书记、副院长宋茂民:
  重视医院文化建设
  医院的诚信建设是医院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是依据伦理理念、行业规范、职业道德进行的自我约束,从而获得社会赞誉,形成良好的信誉评价。医院信用体系建设是在医院信誉基础上,对以医疗为核心的专业服务、各类客户、供货商、外包公司以及医院员工等多种机构及个人的信用管理,以期在法律上得到客观的评价。
  首都医科大学三博脑科医院院长闫长祥:
  做好满意度调查
  医院一定要讲诚信,没有诚信就没法活下去。现在,民营医院发展势头很猛,占的体量很大,但是其服务量很小,不到20%,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民营医院面临很大的信用危机。
  所以,三博脑科医院坚持患者满意度调查,对所有住院患者进行回访,部分门诊患者进行随访。经过10年满意度调查随访,医院患者满意度达到98%。打造信用体系,坚持无红包、无药品回扣……正是得益于这些举措,在2016年底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进行的双评中,医院的信用评级和能力评级都是最高级。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副院长张志尧:
  夯实基础条件
  推行信用就医需要一些基础条件:一是社会背景。国家不断推行诚信体系建设,近几年出台了很多这方面的规划和文件,征信组织也在不断成立和发展,实名制在各个行业的强制推行为诚信建设提供了基础。二是需要一定的社会氛围。现在每个公民越来越关注自己的个人信用状况,“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社会氛围逐渐形成。三是第三方平台对医院的支持。医院自身无法完成信用评估,借助第三方的评估体系或是担保,可以快速而低风险甚至是无风险地推行信用就医。比如芝麻信用、支付宝、微信、信用卡等用户,他们本身就经过了实名认证和一定的评估,具有较强的可靠性。
  当然,医院要推行信用就医,自身的信息化建设必须比较完善。如果医院信息化是孤岛状态,各种信息没有实现互联互通,无法做到“事前提醒、事中警醒、事后追责”,推行信用就医也只能停留于空谈。
  中国诚信信用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韩巍:
  推进第三方评级
  中诚信对7947家(包括公立医疗机构75家,非公立医疗机构7872家)医疗机构主动信用进行了评级,主要围绕信用医疗、信用支付、患者安全、患者体验、诊治效果等维度进行了分析。分析发现,目前非公立医疗机构亟待开展信用评价,医疗美容机构、健康体检机构等机构信用缺失问题尤为突出;部分公立医疗机构信用医疗观念欠缺,存在过度医疗现象与医患关系隐患;单一评价与多维度综合评价存在显著差异,例如将多维度评价和单一维度评价守信红名单进行比对,发现偏差明显。(本报记者于梦非整理)

原文链接:http://szb.jkb.com.cn/jkbpaper/html/2018-10/22/content_23055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