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政协报】医学的温度
作者:人民政协报   来自:人民政协报  时间:2018-12-27   文章点击率:  栏目点击率:

——《人民政协报》(2018年1017日第05) 

    关于医学人文精神和医学的温度,我想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谈一点体会。
  ■医生的态度也可以治病
  我10岁时得了猩红热,两周后继发严重风湿性关节炎和心包积液,住进一家小的私立医院,昏迷三天后救了过来,除最严重时用过几天青霉素外,没有其他什么治疗,护理却十分周到,绝对卧床,连饭都由护士喂到嘴里。护士们都很喜欢我,一有空就轮着来给我讲故事。60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那张病床,那间病房,窗外的那几棵大松树,在那里我人生第一次感受到来自父母和家庭以外的温情,护士们长什么样很快忘记了,但她们却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一片柔软的地方,留下了一种特别的美、一种爱的美丽。哦,医学是有温度的!
  后来我学了医,1962年我考进上海第一医学院医学系,6年制。可惜学完3年基础课,还没来得及进医院,就去参加一年四清运动,回来后又遇到“文革”,失去了所有学习临床医学的时间,仅在1968年初获得过短短两周的所谓“复课闹革命”机会。记得中山医院大内科副主任仅用4节课的时间给我们讲完内科学总论,接着就分组去门诊实习了,目的是学习物理检查。就在那里我接诊了从医生涯的第一位病人,那是一位16岁的农村女孩,主诉长期阵发性腹痛。我按课本里的要求,望触叩听,从头到脚做了全套物理检查,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由于没有学过任何别的临床课程,当然对诊断一头雾水。把病人领到老师跟前,老师问了几句,摸了一下肚子,马上做出了肠道蛔虫症的诊断,给病人开出只有驱蛔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