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报】援藏工作的一天
作者:健康报   来自:健康报  时间:2017-9-27   文章点击率:  栏目点击率:

    ——《健康报》(2017年9月6日第08版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消化科 李军
  时间过得真快,进藏已经一个月了,正式开展工作也已经两周。对这里的自然环境、工作环境都基本熟悉了。也逐渐适应了这里的高原气候。
  今天又是忙碌的一天。
  消化道大出血的患者输不上足够的血,留给我们抢救的时间就非常有限,对急诊内镜止血的要求会很高。在北京可以先用上药、输血,等患者病情平稳一些再做内镜,胃里积血少了,观察、止血都会相对容易一些。但在这里,我们做不到这一点。没有血,患者的生命体征就很难平稳,只有早点止血才有可能抢救成功,因此往往需要早做内镜来帮助止血,其操作难度和风险都要高很多。有的患者及时找到了出血部位,通过止血治疗成功挽救了生命,但也有患者因此丧失了抢救的机会……患者是一位67岁藏族女性,早上突然大量呕血。血库一时调不来血,就直接送到内镜中心了。我来到患者床旁,看到患者表情非常痛苦,蜷缩在转运床上,胃管里引流出来的都是血。
  通过翻译和家属了解情况:没有明确的肝硬化、服用NSAIDs(非甾体类消炎药)病史……看着痛苦的患者,我决定尽快做胃镜。如果仍在活动出血的话,内镜下止血的效果要明确得多。准备就绪,我一边紧盯着头上方的屏幕显示,一边操作着手里的设备,胃镜被一寸一寸推进,胃镜下的情况一一显示在屏幕上。不出所料,胃里充满血性物,甚至还有大小不一的血块,视野里一片模糊。我控制着手里的胃镜,边冲边吸,终于在胃上部的后壁上发现了一个大的溃疡。这就是出血原因,溃疡已经停止出血了,但从影像看像是肿瘤。这已经不是内镜可以完成处理了,患者下一步治疗还需要继续。我轻轻地回收着胃镜。
  下午是内镜操作时间。有两台操作,一台是我和北京协和医院的申医生合作,为一起来的援藏专家做肠镜。来到高原后,我们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不适,身体潜在的各种问题也有可能暴露出来,好在他平安无事。另一台是为直肠黏膜下肿物进行超声肠镜+肠道ESD(内镜黏膜下层剥离术)。由于地处高原,来了拉萨后体力真的下降了,长时间的操作还是感觉有些吃力,好在这个患者做下来比较顺利。
  操作结束后,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我又来到病房,看看明天要做ERCP的胆总管结石患者情况。胆石症在西藏算是多发病,北医三院第二批援藏的姚炜医师去年在这里做ERCP治疗,为许多患者解决病痛的同时,也让更多人认识了这项技术。
  明天,又是充满挑战的一天。

    原文链接:http://szb.jkb.com.cn/jkbpaper/html/2017-09/06/content_19419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