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政协报】“健康快车”开出光明路
作者:人民政协报   来自:人民政协报  时间:2017-7-7   文章点击率:  栏目点击率:

    ——《人民政协报》(2017年6月28日第05版

    20年,18余万名白内障患者复明,75所眼科中心建成,2万余名内地基层眼科医生得到培训,5万多糖尿病患者进行了糖网病公益筛查……
  这些数据,是中国独有的火车慈善医院———“健康快车”,在20年时间里交出的一份公益成绩单。
  “健康快车”,是香港同胞募资捐建赠送内地的特别礼物。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时,致力于解决贫困地区白内障患者复明问题的“健康快车”,也于当日在香港举行了交车仪式。
  在日前举办的“健康快车20周年座谈会”上,记者了解到:现在“健康快车”已经成为我国精准健康扶贫的知名品牌,列车医院也从当初的1列增加到4列。这些列车从香港、澳门开到内地,又从内地的发达地区开到我国多个偏远贫困地区,也开到了斯里兰卡这样的“一带一路”相关国家。
  花季女孩因公益手术复明
  “不要怕,一点都不痛,有点凉丝丝的……”已经20年过去,刘洪玉每当想起当年自己手术前护士姐姐的温柔安慰,仍会感觉心里暖暖的。
  刘洪玉来自安徽阜阳,是“健康快车”开赴首站的受益者,也是1997年进行手术的最年轻患者。
  “我是多子女家庭中的大孩子。从小,为奶奶穿针引线就是我的绝活。可不知为何,中学后我的视力持续下降,高中时左眼只有微弱的光感了。”刘洪玉向记者介绍,虽然自己的父亲是一名教师,但妈妈是农民,下面还有多个弟弟妹妹,家庭很是穷困,因而始终没有向父母提及自己视力变差的事情。
  直到高中时,她的左眼瞳孔慢慢变小,事情才终于瞒不过去了。但父母带刘洪玉寻医的效果并不理想,处于“人生花季”的她开始苦恼、害怕,“直到现在还常常梦见自己瞎了”。
  转折发生在1997年。“健康快车”开赴安徽阜阳,为当地的贫困患者免费实施白内障复明手术。当时,刘洪玉正在阜阳师范学院读书,这一消息让她兴奋不已。前期的筛查结果也很快出来了,刘洪玉符合手术条件。
  “在揭开纱布的一刹那,我感觉世界突然一亮,所有的东西都带着闪闪的花边……”手术后24小时,复明的刘洪玉终于摆脱了沉重的眼睛,自卑和自闭也由此一扫而光。
  学美术专业的刘洪玉,现在还是阜阳市小有名气的画家以及剪纸艺术家。因为受益于“健康开车”项目,工作之后的刘洪玉也依靠手中的剪刀和画笔,将扶贫工作开展到全国各地。
  实际上,刘洪玉只是“健康快车”发车20年来,18余万名受益者之一。在这18余万复明患者背后,几乎每个人都有关乎命运转折的故事。
  2015年9月,在广西北海进行了慈善手术的复明患者劳旺权,是一位先天性白内障患者。从小,他的世界就是模糊和灰暗的,他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大,在学校念书因为看不清字,没到毕业就辍学打工去了。
  更加不幸的是,劳旺权的女儿也是先天性白内障患者。因为家境贫寒,劳旺权虽然知道通过手术自己就能复明,也只好一再拖着,直到“健康快车”停靠在北海站。
  “没想到,白内障复明手术十多分钟就顺利完成了。现在,我打工更卖力了,收入也提高了。我相信有一天我也会拥有自己的渔船,让一家人过上富足无忧的生活。”渔民劳旺权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新愿望。
  留下“不走的医疗队”
  世界卫生组织一位官员曾说过一句话,人类除了丧失生命,没有比丧失视力更可怕的事情。
  其实,丧失视力之所以可怕,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丧失视力往往会让人丧失劳动能力,从而导致因病致贫。而贫困,是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共同敌人。
  “在中国农村也常有一句话,说做农民难,做患病的农民更难。因为如果农民家庭有一个人患病,可能全家人的生活都会陷入困境。所以,从成立之初就精准导向因病致贫白内障患者的‘健康快车’公益项目,所帮助的不仅仅是贫困患者本身,还有他们身后数以万计的家庭。”在多次参加“健康快车”活动并见证了该项目的成长之后,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顾秀莲认为,“健康快车”已经成为我国精准健康扶贫的品牌项目,这个项目不仅帮助了我国的贫困眼病患者,在国家“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之后,其还响应国家政策,抵达斯里兰卡等“一带一路”相关国家,也为这些国家的贫困眼病患者带来光明。
  “健康快车”也被诸多患者称为“光明列车”,因为它的到来,让诸多失明患者重见光明。但受益于“健康快车”的人,并非只有患者,还有2万余名基层眼科医生。
  据记者了解,“健康快车”的医疗团队,大都来自于北京同仁医院、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等国内知名的三级甲等医院。这些专家团队每次随车出发,将会在列车停靠站进行为期3-4个月的医疗援助活动。他们的援助对象,除了眼病患者,还有基层的眼科医生。
  也就是说,“健康快车”的每次出车义诊活动,都会在所停靠之地,就地培养基层的眼科医生。来自广西桂林第二人民医院的温利辉,就是一位上车学习的基地医院眼科医生。
  据温利辉介绍,在他接受上车培训之前,就先到北京学习白内障手术,上车刚开始主要做协助配合的工作。然后,在带教老师的指导下,一步步完成整个手术。
  “距离上车学习已经7年过去了,当时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老师手把手对我进行带教的经历,我仍然清晰地记得。那时候,每天的全部手术完成以后,带教老师都会指出我这一天在手术中出现的问题,以规范我的手术动作。”再忆随车学习经历,温利辉依然心潮澎湃。
  温利辉共计在车上学习了两个月时间,其间独立完成了白内障手术65例。结束学习半年之后,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专家到桂林第二人民医院考察,在观察了温利辉的手术过程之后,专家们对温利辉的手术规范性予以肯定。
  “现在,我已经完成了5000余例白内障手术,每台手术的时间约10分钟。因为受益于‘健康快车’,我首先把自己学到的技术传授给科室的各级医生,目前我科另外两位医生也可以单独完成这个手术,他们则是我手把手教出来的。”说到这些,温利辉有些自豪。
  “健康快车”也需与时俱进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所长王延中教授看来,“健康快车”除了直接让患者和基层医生受益之外,还是社会组织参与健康扶贫的一个重要范本,具有重要的社会效益。
  “除了战争之外,人类社会面临的最大困难就是贫困。并且,贫困问题并不会因为社会的工业化、城镇化和现代化而消失。而疾病是致贫的基本成因,因此解决疾病问题就是向贫困宣战。”王延中认为,“健康快车”将一个公益健康扶贫项目持续开展了20年,动员起千百万医务人员志愿参与其中,使该项目获得了国内及国际社会的共同认可,这种社会组织参与扶贫的经验值得更多社会组织学习和效仿。
  能够把“健康快车”经验在更多地方更好地推广,也是“健康快车”创会主席方黄吉雯女士的愿望。
  有人疑问,“健康快车”已经开行了20年,实现受益患者近20万,以后还会继续致力于白内障患者复明手术吗?对此,方黄吉雯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因为,在我国的边远地区,还有很多白内障失明患者需要救助,还有很多基层医生的水平需要提高,还有更多的眼科中心需要建立。”她说。
  “不过,‘健康快车’项目开展也需要与时俱进。比如,目前在我国,导致患者失明的常见眼病除了白内障,还有糖网病。因此,建立糖网病筛查中心,对糖尿病患者进行糖网病筛查和治疗,也是目前‘健康快车’项目的重要内容之一。”方黄吉雯向记者介绍。
  “在未来,我们还希望‘健康快车’能够开赴到更多‘一带一路’相关国家,希望‘健康快车’成为中国送给世界的健康礼物,成为中国致力于共建人类健康命运共同体的一面旗帜。”采访最后,方黄吉雯向记者表示。

    原文链接:http://epaper.rmzxb.com.cn/detail.aspx?id=406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