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V—健康北京】颈肩疼痛我最懂
作者:健康北京   来自:北京电视台  时间:2015-11-27   文章点击率:  栏目点击率:

点击看大图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骨科副主任、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

    视频链接:http://tv.brtn.cn/20151117/VIDE1447761218567653.shtml

    课代表 路君慈:“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各位来到健康北京健康大课堂,我是今天的课代表路君慈,今天有请到的插班生,是我们财经频道的主持人宁晓川。欢迎晓川同学。”
  插班生 宁晓川:“小路你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课代表 路君慈:“我不知道大家常年住在北京是不是有和我同样的感受,就是每年我们北京的冬天都是跑步来的,说到就到。”
  插班生 宁晓川:“跑步来的,还是坐火箭来的。”
  课代表 路君慈:“反正就是很快了,所以这种气温的骤然的变化,就会导致很多人老毛病就出来了。你比如说有些人有这个颈肩痛的毛病,天一凉了,这毛病就更为凸显了。那有的人说了其实这个很好解决,既然是因为冷导致的在冬天的时候把围脖给围上不就行了吗?但是这个围上围脖真能解决这个问题吗?恐怕还得让专家来告诉大家,我们先通过大屏幕认识一下今天的主讲嘉宾。”
  他不仅擅长脊柱退行性骨病、肿瘤等骨科疾病的治疗,而且对于疼痛的诊断与治疗也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骨科与疼痛科跨学科的研究,让许多疑难疾病在他这里得到解决,他就是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骨科副主任、疼痛科主任刘晓光教授。
  课代表 路君慈:“接下来我们就掌声有请,我们今天的主讲嘉宾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骨科副主任、疼痛中心主任刘晓光。来掌声有请,欢迎刘院长。您可是我们节目的老朋友了,欢迎您再次做客。”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欢迎大家来到健康北京健康大课堂。在今天的节目开始之前呢我想问一下大家,大家都知道颈肩痛吧,或者我们说就是脖子痛、肩膀痛,有多少人疼痛过。”
  课代表 路君慈:“能举两只手,两只手都得举起来。”
  插班生 宁晓川:“80%以上。”
  课代表 路君慈:“您比如说我吧,这枕头但凡要高一点,第二天起来一定是脖子也酸,这胳膊还疼,整个胳膊都疼。”
  插班生 宁晓川:“我这也有问题,因为我们这个职业有些时候一坐就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还有的时候配音,面对话筒只有一个这么一个距离要保持很长的时间,我觉得时间一长,我这脖子也酸也疼,还有异响。另外肩也不舒服,后来我去拍了一个片。”
  课代表 路君慈:“你拍片了。”
  插班生 宁晓川:“对,我是颈椎强直。”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通过两位的描述,还有刚才现场观众的举手,我们发现好多人都得过一个颈肩痛。但是颈肩痛究竟是一个什么病呢?我想呢我们先看一个小片。”
  由于工作的原因,王女士经常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她最近颈部出现了脖子酸疼,肌肉僵硬的状况,在活动脖子与肩膀的时候,也会发出异响。她非常担心自己是不是患上了颈椎病呢?
  课代表 路君慈:“我觉得这种情况可能在人群当中是比较常见的,就你活动起来嘎吱嘎吱响,你有这种感觉吗?”
  插班生 宁晓川:“有,另外我想问一下老师,所谓的颈椎病,就是颈椎不舒服就叫颈椎病吗?”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这两个问题实际是一个问题。首先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出现颈肩痛的人群越来越多,已经不像是过去几十年以前,主要集中在阿姨或者叔叔身上。现在好多年轻的白领也经常出现这种颈椎部位的疼痛,那我想先问问君慈,你说这种脖子疼是病吗?”
  课代表 路君慈:“我觉得也是病。”
  插班生 宁晓川:“我觉得要一分为二的看,只是有点酸痛那不叫病。”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你们俩说的呢都对,首先呢我们如果出现了一个脖子痛或者肩膀痛,我们就要仔细的区分它主要的原因。那么最常见的就是你们两个说的都结合在一起,是因为我们一些现在生活习惯、工作习惯的改变。比如说长期伏案,用电脑,长时间一个姿势工作,出现了颈部的疼痛。而且特别是有的人脖子就不能持久,稍微一个姿势持久以后,就会疼痛。这个时候有些人就会不由自主的去活动,一活动的时候还会发现可能会有一种自己感觉到的响声。实际上它既可以叫做颈椎的退变,也可以把它定义为颈型的颈椎病。什么叫颈型的呢?就是它的主要的病损和症状都局限在局部。但是什么叫做我们通常意义上颈椎病呢?就是因为我们的间盘退变,附属的发生一些小关节的增生。老百姓说的长骨刺,如果这些突出的间盘或者骨刺压迫里边走形的神经,或者向外走出的这个神经根,以及里边的脊髓的时候,这个时候又产生了,因为脊髓和神经根受压的一些临床症状的时候,我们就管它叫颈椎病了。所以这里边大家注意一个概念,比如说我就脖子疼了,或者我拍片像晓川一样,说颈曲度消失了僵直了,这些都不一定是颈椎病,只有继发的出现了神经或者血管受损一些表现,我们才能叫做颈椎病人。”
  刘晓光教授告诉我们,由于长期伏案用电脑长时间,一个姿势工作出现肩颈部的疼痛,表明颈椎功能已经发生退化。而颈部的椎间盘骨刺压迫到神经或血管出现症状,就是颈椎病。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如果颈椎出现了上述问题,我们可以做一个简单的体检,就能发现你是不是神经受损了。最简单的比如说我可以给大家示范一下。”
  课代表 路君慈:“晓川,来上,试试。”
  课代表 路君慈:“你看我们低头,完了向一侧转,如果这个时候出现了这一侧胳膊的一些症状,因为我们在低头转的时候,这一侧的神经孔是变得窄的,如果压迫了神经你就出现麻木,疼吗?晓川。”
  插班生 宁晓川:“这侧是吗,有一点点。”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那么还可以有另外一个实验,我们管他叫臂丛神经牵拉实验。就是我拨住你的手,让你的颈部转向一侧,来转向一侧之后呢,我用力的牵拉,这个时候属于出现这一侧放射到前臂的一些疼痛,这个也是神经受到挤压以后出现的。”
  课代表 路君慈:“那刚才院长拉你的时候疼吗?不疼,但是你看他很明显,刚才你这么拉不疼,但是他自己转的时候他自己觉得有点疼。”
  插班生 宁晓川:“自己低着头这个位置有点酸。”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那说明他这侧的神经间孔有些问题。通过这些简单的办法,我们就可以判定有没有神经损害,接着如果判定了有神经损害,我们就可以作进一步的检查了,包括CT或者核磁。”
  李女士最近突然发现走路有些不稳,感觉就像是踩了棉花,而且非常容易摔跤。手里也拿不稳东西,经常是手里拿着水杯,还没送到嘴巴就已经掉到了地上。到医院检查结果显示是颈椎严重压窄,已经压迫到了神经。
  课代表 路君慈:“问题是的确特别严重,你想脚上踩棉花,首先想到的就是会不会血管上有什么毛病,会不会中风,对吧,脑卒中。”
  插班生 宁晓川:”水杯都拿不住了。“
  课代表 路君慈:”对啊肯定特别担心。“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好,这里面有个最简单的鉴别方法,就是中风往往我们在老百姓都说的叫偏瘫,所以他是一侧的症状。“
  插班生 宁晓川:”就一侧,比如说他要拿不住水杯就是一侧。“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对往往颈椎呢因为它是在颈段受累以后,它支配胳膊和腿多数都是双侧的。那么我们看一下这个患者的片子,我们可以看到他的颈椎之间隙明显的狭窄,正位看到关节骨质都有很明显的增生。我们也看到脊髓是从头颅延续下来的,但是在颈椎3、4、5、6这几个阶段,大家可以目前看到脊髓受到了一个明显的压迫。“
  课代表 路君慈:”看见下面那个白的好象没有了。“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那么再看横断面,看到脊髓已经压成了一个弯月型。“
  插班生 宁晓川:”如果说健康的脊髓应该是一个圆月型。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是一个椭圆形,对。所以有些颈椎病的患者,就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颈痛或者肩膀痛胳膊痛了。而且他表现就比如说手持物不灵活,精细活动不好,腿走路不稳像踩棉花一样,甚至个别的病人还会出现一些大小便的障碍,像这个患者就是脊髓型颈椎病了。”
  刘晓光教授告诉我们,颈部骨质增生、椎管狭窄会导致神经受压造成脊髓型颈椎病,一般会出现走路不稳,持物不灵活等双侧肢体障碍的症状,区别于中风的一侧肢体功能障碍。
  74岁的王女士一个月前左肩胛突然出现疼痛,辗转多家医院求诊治疗症状一直的不到缓解。最终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疼痛科检查后,结果被诊断为是重度骨质疏松。那么骨质疏松到底为什么会导致肩的疼痛呢?
  课代表 路君慈:“这又是一个问题,刚才咱们说了那么多的颈椎病,会导致你的脖子、肩不舒服。骨质疏松也会导致肩不舒服?”
  插班生 宁晓川:“不应该。”
  课代表 路君慈:“骨质疏松我听说是腿不舒服。”
  插班生 宁晓川:“咱们体检的时候也是测这个骨密度,都说你这个骨质疏松,骨密度不够,但我也没见的我疼啊。”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说到骨质疏松,我们好多老年的朋友都不陌生。因为人在生长期到成熟期到35岁以后,慢慢的就开始骨里边的钙呢就开始流失,流失到一定的程度,出现了骨的密度而且骨的质量减少的时候,我们就叫骨质疏松了。那么这个骨质疏松在一般人可能不出现症状,但是在有些病人,就可以出现颈肩部或者背痛。那么骨质疏松它最主要的发生原因还是和年龄相关的,当然和你年轻的时候的劳动程度营养状况,尤其对女性病人,还和我们的内分泌的激素的变化,尤其是绝经以后的妇女由于雌激素的降低,所以会导致骨里边的钙质加速的流失,最后出现骨质疏松。那么骨质疏松一旦形成以后,它有两个特点,第一个特点就是静息痛。”
  课代表 路君慈:“静息痛就是歇着的时候疼。”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所以晚上,晚上大家卧床或者睡觉的时候,总觉得周身发凉冒寒气,后背痛肩膀痛。第二一个就是活动痛,活动痛是什么因为骨质疏松以后骨是我们附着肌肉和韧带的,所以它抗牵拉的能力就变小了,这个时候就会出现一定的负荷加大以后,不能耐受负荷,就出现了疼痛了。所以呢我们说骨质疏松症可以引起来颈肩痛和腰背痛。”
  很多中老年人都有肩膀酸疼脖子僵硬的问题,王先生也不例外,患上颈椎病已经有很多年经常颈部疼痛僵硬,可是最近除了脖子肩膀也开始不舒服了,这颈椎病会导致肩部的疾病吗?
  课代表 路君慈:“那也就是说我们刚才看的这个例子,实际上也不能定位它就是颈椎病,实际上还是合并的应该说肩周炎。”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也有可能,对所以下一步就需要医生做意义详细的查体,之后如果能够确定了就确定了,如果不能确定我们可能会做一个详细的影像学的检查。”
  课代表 路君慈:“我印象特别深,就是在去年春节前后我就遇到了一个你要说小麻烦,其实挺大的一个麻烦,就我当时开车带着我儿子他在后面叫我说妈妈你给我拿瓶水,我说好,开车然后这边拿了一瓶水,就这么给他一递,就这么一个动作我手就回不来了。”
  插班生 宁晓川:“你儿子抓住你的手往后抻吗?”
  课代表 路君慈:“那倒也没有,然后我就回来继续开车,等我这一路开回来到下车的时候,我发现我这胳膊就不能动了,就是回不去,就是这样回不去,往前可能还没事,我就回不去了,那一段时间的日子真是难过。”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脖子疼吗?”
  课代表 路君慈:“反正也不舒服,我妈说了一句话说你是不是岔气了,我觉得民间可能会有这样一种理解就是岔气了。”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君慈提的这个问题是我们临床上最常见的问题。我给你考虑得呢更多是因为你一个姿势太久了。太久以后,局部平时又有一些慢性的劳损,所以一下出现一个急性的一个肱二头肌的肌腱炎。所以它的特点就是只以肩关节疼痛为主,你不动它不疼,只有你动到某一个姿势一定范围的时候,它才活动受限制,同时出现疼痛,而颈部疼痛并不明显。同时还有另外一个特点,它的疼痛不过肘,主要就是在肩部和上臂,所以这个时候呢往往就是个急性的肱二头肌的肌腱炎,如果到你现在的状态。”
  课代表 路君慈:“我得有后遗症了。”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实际上特别的不好意思的说,应该是平时的锻炼比较欠缺,因为肩周炎,慢性反复发作的时候就变成肩周炎,肩周炎我们都说又叫什么五十肩。”
  课代表 路君慈:“我没到五十,院长。”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她还没有到五十,这就是我们现在的这种生活方式,工作方式给人带来的问题,就是好多疾病,由于我们工作的特点、生活的特点,提高发病,所以也不是50岁了,30岁就可以有。”
  课代表 路君慈:“40就肩了。”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40岁也就可以有了,所以这个时候也是我们临床上,最要鉴别的就是颈椎病还是肩周炎。”
  肩部功能障碍是否可以改善?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增强肌肉的力量,同时拉伸开韧带。”
  什么样的锻炼可以缓解肩部疼痛?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抱着头,自己跟自己较劲。”
  健康北京正在播出。
  插班生 宁晓川:“比如说我都连在一块疼,那我怎么知道到底是颈椎的问题还是肩的问题,整个这一流都疼。”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因为这种情况下,也是临床特别多见的。因为我们颈部的肌肉比如说斜方肌,就是从颈部一直连着到肌肉的。所以他一出症状的时候,就是这一片都疼。所以我们区分他还是像刚才说的,如果你去查一下,他有没有神经根出现病损的表现。神经根出现病损一定会出现感觉的减退、肌力的减退,还有刚才我做的简单的臂丛牵拉实验、屈颈实验都是阳性的。这些是一个从症状简单的区分,如果我们做进一步的检查核磁,我们发现如果是肩周炎的话一般间盘很少突出,骨刺增生也不厉害,神经根没有受压,相反呢就是出现了神经根的受压,才会定义为是一个神经根型的颈椎病。”
  插班生 宁晓川:“刚才小路,您说她有可能平时运动少他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我是另外一个极端,另外一个例子就是运动的太多了,就这右肩运动太多,原来打羽毛球或者什么运动比较多,这胳膊老这么这个力量,现在一转肩就嘎吧嘎吧响,我不知道这是一个病变还是叫里面有什么。”
  课代表 路君慈:“长骨刺了?”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这也是一个关节松驰以后,我们肩峰出现撞击的时候,出现的一种响声,属于一种运动过劳以后的一个退行性改变。”
  插班生 宁晓川:“我这还能恢复吗?恢复到比较健康的。”
  课代表 路君慈:“推退行性改变,晓川先生。”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如果能够再适当的有些辅助的锻炼,通过增强肌肉的力量,同时拉伸开韧带。这样的话可能会有一部分的改善,而且能够让他随着年龄的发展,这种发展变的慢一些。”
  课代表 路君慈:“那我其实想问一下院长,既然是疼痛科要治这些病,那是不是现在肩周炎也能在疼痛科治疗。”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疼痛科可以治疗,我们疼痛科可以通过红外的热疗,可以做封闭,也可以做射频。”
  课代表 路君慈:“这都能根除吗?”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应该说大部分症状肯定是能够改善的。但为什么我们说也不能叫根除呢?因为不疼了是不是就等于根除了呢?”
  课代表 路君慈:“对不锻炼继续会疼。”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对,所以这块我们不能用根除或者根治这个词。”
  刘晓光教授告诉我们,由于退行性病变而导致的颈肩部疼痛,我们可以通过增强颈肩部肌肉力量,拉伸韧带的方式改善症状,减缓退变过程。

    插班生 宁晓川:“我就在想,有没有什么一个运动或者方法您教一下我们,通过练这个东西就能缓解或者是预防颈肩疾病的发生。”
  课代表 路君慈:“对,我这必须给我证明,其实我在家我真的干活挺多的。”
  插班生 宁晓川:“干活和运动是两码事。”
  课代表 路君慈:“对对对。”
  插班生 宁晓川:“要运动到那块肌肉。”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如果你是颈项肌的劳损,或者说一部分蜕变颈型颈椎病,这个时候我们希望你就去多动,包括做颈椎操、米字操,各方面转都可以。但如果你是神经根型了,或者轻型的脊椎型,或者颈椎有不稳了,这个时候你再动就会加速它的退变,所以这是一个矛盾,又要动,又怕加重疾病怎么办呢?我们通常呢,就会让患者做一个最简单的动作,抱着头。”
  插班生 宁晓川:“大家一起做一下啊。”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自己跟自己较劲。”
  插班生 宁晓川:“就是头往后仰。”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头往后仰,手往前顶,大家数数,数15个数,完了放松。所以这样一个锻炼,当然如果你坐在那或站在那,你可以用头去顶墙,这样一个锻炼,大家觉得我颈后面的肌肉,一张一弛得到了锻炼。但是呢,我颈椎的这个小关节之间没有过分的活动,所以呢,就达到了一个双重的效果,既锻炼了,又没有加重病损的一个加重的一个机会,这是最主要的,一个最简单的办法。”
  课代表 路君慈:“对,这个办法既简单,而且又适用于各种类似的颈椎病。对吧,是最安全的一个办法。”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最安全的办法。当然刚才我们介绍了小燕飞也是个很好的一个锻炼方法。”
  插班生 宁晓川:“那就是既练腰椎又练颈椎。”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又练颈椎,对整个脊柱都有好处。”
  今天刚刚60岁的张女士肩颈疼痛的问题已经有好几年了,时段持续的疼痛由于并不怎么严重,一疼起来就会吃一些止疼药来缓解症状,那么肩颈疼痛是否可以依靠服用止疼药来缓解呢?
  插班生 宁晓川:“治标不治本。”
  课代表 路君慈:“而且这是药三分毒。你看我们两个给评价完了。”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你们俩终于意见统一了,但是我和你们呢。”
  插班生 宁晓川:“又有分歧了。”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又有点区别了,因为我们的药物的机理,尤其是消炎止痛药,那么既能够削除炎症抑制炎症,同时能够缓解疼痛。所以在什么情况下吃,就是你一个急性发作,不能耐受的时候。因为已经很疼了,再让你去做锻炼你锻炼不下来。这种时候呢,我们还会短时间内的配合一点药物治疗,那么药物最简单的是一些消炎止痛药双氯分酸类的。特别严重的疼痛我们可以用一些曲马多吗啡类的药物,把这个疼痛一定的抑制之后,你才有可能去做一些康复和恢复的锻炼,所以你们俩说的对了一大部分,是药三分毒,尽量不吃药。但是在急性特别疼痛很严重的时候,药物还是能够起到一定的效果的。”
  课代表 路君慈:“所以我后悔啊,当时我肩疼的时候,就应该吃点消炎药。没吃药,我按摩去了嘛不是。”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我们一般也就是三到五天。最长呢,不超过两周,一定不能长期副服用,因为它还是都有一些肝肾的副作用。”
  刘晓光教授告诉我们,当肩颈疼痛急性发作时,我们可以服用一些消炎药和止疼药来缓解症状,但是不应长期服用,以免损伤肝肾功能。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那么颈椎病实际今天到这来,更多的说呢,大家往往对手术,是特别恐惧。”
  插班生 宁晓川:“没错。”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特别的惧怕,实际上我们到脊髓型的颈椎病,或者说神经根型、交感型脊椎病,经过系统的严格的保守治疗之后,效果依然不好的,我们才会选择手术,那么绝大多数的颈椎病的手术呢,也是很安全,而且效果很好的。”
  插班生 宁晓川:“节目开始的时候,君慈说现在天一下凉起来了,提醒大家注意保暖,我就非常叫适应节气,围了一个围脖。”
  课代表 路君慈:“对,又很时尚又保暖。”
  插班生 宁晓川:“我问一下老师,像颈椎有问题的,是不是要注意脖子的这个别着凉。”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副院长 骨科副主任 疼痛科主任 刘晓光:“对,因为脖子在一个着凉的情况下,就可以诱发或者加重局部的炎症。所以呢进入到冬季的时候,大家在外出活动的时候,一个是要有一个预热,第二注意一下保暖。不要天真做的很热,脖子呼呼吹了风,这样的话,就是最容易诱发这种局部的肌肉肌膜炎,加重颈椎病的发生。所以如果做好这些锻炼和保护,我们一个冬季也能够让脖子安安全全渡过一个严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