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10 健康之路】耳朵探险记(中)
作者:魏威   来自:本网  时间:2018-11-28   文章点击率:  栏目点击率:

【CCTV10 健康之路】耳朵探险记(中)

http://tv.cctv.com/2018/11/20/VIDEdmQTtS0wV7TLZBUJxhWu181120.shtml

主持人 冀玉华:“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由无限极高品质中草药健康食品独家冠名对,由滋补国宝东阿阿胶赞助播出的《健康之路》节目,我是冀玉华。昨天我们带着大家开启了一个耳朵的探险之旅,刚刚走入到第一个房间就已经经历了重重的险阻。好在我们请到了护耳小分队的医学专家为我们排除了这些千难万险。但是这才仅仅是第一个房间,大家看我们的整个的耳道当中还有第二个房间和第三个房间,所以今天咱们来探索一下这个房间的内容。
  那我们还是请到了来自于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马芙蓉主任医师和柯嘉副主任医师,欢迎各位。
  您好,马主任。”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医师 马芙蓉:“您好,主持人。”
  主持人 冀玉华:“您好,柯医生,欢迎。马主任,您看,平常如果要是关系不熟去别人家做客的话顶多就是在人家客厅里待会儿。”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医师 马芙蓉:“是的。”
  主持人 冀玉华:“不可能让咱进到什么书房、卧室、洗手间去看,是不是第二个房间我们普通人也不是轻易用手就可以触摸得到的?”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医师 马芙蓉:“是的,实际上我们的中耳它的外侧也就是最外侧,中耳自外侧房子的这一面墙它是我们的鼓膜,就是我们耳道的底部,就是我们非薄的鼓膜,这个鼓膜挡着,你是看不见里边的结构的。”
  主持人 冀玉华:“非常神秘地拉了一层纱帘,里面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医师 马芙蓉:“有一层棉纱遮着。”
  主持人 冀玉华:“那其实这个部分相对来说是更偏里面一些了是吗?柯医生?”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 柯嘉:“对的,它就相当于我们从外头进到屋里的第一处房间。”
  主持人 冀玉华:“那我们得看一看在这个神秘的房间当中还会有什么样的一些警报需要您去格外地注意,待会儿我们要给大家慢慢地介绍。王驿,昨天探险完第一个房间之后你有什么样的感觉?”
  嘉宾 王驿:“说实话最开始还是轻敌了,觉得耳朵都是小毛病,对不对。但是没有想到整整一期节目,三个房间。”
  主持人 冀玉华:“才走了第一个房间?”
  嘉宾 王驿:“对对对,而且这个爱耳小分队确实是非常厉害。”
  主持人 冀玉华:“但今天你要接下来去深入到耳朵的内部去看一看了,这个地方轻易不会有人走进去的,所以你今天要带着大家到这个神秘的世界来探索一番,来吧王驿。”
  嘉宾 王驿:“昨天我们这是耳朵畸形这道门已经解决了,然后第一个房间,什么小飞虫啊、蟑螂啊也没有问题了。接下来要进第二个房间对不对?”
  主持人 冀玉华:“对。”
  嘉宾 王驿:“我能绕过来吗?”
  主持人 冀玉华:“这里,这里。”
  嘉宾 王驿:“不行啊?是有什么机关或者是。”
  主持人 冀玉华:“怎么过来?我在这里。”
  嘉宾 王驿:“来了。”
  主持人 冀玉华:“你好暴力啊。”
  嘉宾 王驿:“不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主持人 冀玉华:“但是这个确实也太猝不及防了,你看。
  嘉宾 王驿:”警报响了吗?“
  主持人 冀玉华:”怎么样?你做错了吧?而且我跟你说,你这次真的是捅了大娄子了,王驿,来来来,你到中间吧,这好可怜,这好几个大洞,完了完了,得花好多钱了这次。“
  嘉宾 王驿:”这个是耳膜吗?“
  主持人 冀玉华:”这个得去赶紧想办法了,这看看怎么办吧,待会儿想办法补救吧。那我们请上爱耳小分队的柯嘉医生,来欢迎柯医生。
  柯医生,这次王毅是不是捅大娄子了?“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 柯嘉:”对的。“
  嘉宾 王驿:”柯医生,她说我捅娄子了,你就拿一个波浪鼓上来哄我们玩儿是吗?“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 柯嘉:”这次我们的男嘉宾不光是捅娄子了,而且捅了一个非常大的娄子。“
  嘉宾 王驿:”我真过不来,我觉得没有别的机关了,我要进到第二个房间,只能够破窗而入。“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 柯嘉:”刚才我们给大家已经介绍了,我们这中耳分了几个房间,那么我们第一道房间的这道外墙,就是我们进入大门的第一道屏障,它的作用就是把我们的外边和我们的屋里给它分割开。大家可以试想一下,如果咱家的房门破了,或者咱家的房门关严,那这房里头肯定要进土,肯定要落灰。“
  嘉宾 王驿:”还有可能遭贼。“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 柯嘉:”对,所以不管您家打扫得多干净,只要这道房门它是有窟窿的,这屋里头它肯定干净不了。“
  主持人 冀玉华:”就一点好,通风。“
  嘉宾 王驿:”对呀,我听得更清楚啊。“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 柯嘉:”这倒不然,我刚才拿了一个这个,男嘉宾问我是啥,这个大家很熟悉,这是我们小时候用的波浪鼓。那我们这个中耳这个腔呢就好比是我们这一个鼓,它有这样的一个鼓面。“
  主持人 冀玉华:”在哪里?“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 柯嘉:”就是我刚才说到的这道门,就是外侧,大家听一下,它只有这个鼓面很完整的情况下,我们的波浪鼓才能够摇出非常清脆的声音。如果鼓面破了的话,这个声音反倒不响了,这就是我们这道门的第二个非常重要的作用。“
  主持人 冀玉华:”王驿,你可以想一想,如果面前有一面鼓是一面破鼓,你怎么敲敲哪它也不会响了。“
  嘉宾 王驿:”要靠这个鼓皮振动,振动然后腔体才有声音。“
  主持人 冀玉华:”那等同于他刚才突破的这一层就是鼓面了?“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 柯嘉:”对,这个是鼓面,所以我们也很形象地马我们耳朵的这层鼓面叫做鼓膜,跟我们这个鼓的鼓膜实际上是一个意思。“
  嘉宾 王驿:”就是我们俗称的耳膜对不对?“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 柯嘉:”对。“
  嘉宾 王驿:”就是我掏耳朵不小心把它掏破了。“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 柯嘉:”对,是这样的。“
  主持人 冀玉华:”这轻而易举就直接掏俩窟窿,你破坏力太强了。我是有一个问题,因为我们这个是一个模拟的道具,肯定它特别薄,再加上你这劲儿,你直接手指头上去,身体都钻过去了,那肯定会破。但实际上这个鼓膜在我们耳朵里它有多薄多厚?“
  嘉宾 王驿:”没这么脆弱吧?“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 柯嘉:”这个鼓膜实际上在我们耳朵里头它确实也非常非常的薄,如果从学术上说,它的厚度只有0.1个毫米?“
  主持人 冀玉华:”什么概念呢?“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 柯嘉:”就好比我们蜻蜓的翅膀一样,就是薄薄的一层膜。“
  主持人 冀玉华:”真的能够看到对面的。“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 柯嘉:”对,稍微不注意的话,就很容易破掉。“
  主持人 冀玉华:”所以真的很薄啊。“
  嘉宾 王驿:”会愈合吗?会自己愈合吗?“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 柯嘉:”绝大多数像它这种情况下,它是有可能愈合的,我们的鼓膜如果你从外面给它了一个意外的这样的一个创伤,它会有自己的一个修复的机制,帮助它的鼓膜来长上。但是如果这个伤口太大了的话,它的生长就会遇到困难。“
  嘉宾 王驿:”这么大的口子就不行了?“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 柯嘉:”对,有可能就长合不上,需要我们后期做手术再把它补上了。“
  嘉宾 王驿:”修补了。“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 柯嘉:”对。“
  主持人 冀玉华:”做手术你看得花钱吧,我就跟你说,你后续要花好多钱去修这个门,赶紧,先回到座位上反省一下,破坏力太强了。不过好在刚才你也提到了,我们专业的医生是有办法把这个膜给修复起来的。“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 柯嘉:”对。“
  主持人 冀玉华:”这个难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