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V1 生命缘】双生危情 (下)
作者:魏威   来自:本网  时间:2018-11-14   文章点击率:  栏目点击率:

【BTV1 生命缘】双生危情 (下)

https://v.qq.com/x/cover/0mr5c1vq9iobs0g/q0016vyfrji.html

家属:“加油,加油!爸爸妈妈在外面都等你。”
  李志新:“等着我。”
  医护人员:“二、四、八、十、十二。”
  李志新丈夫 邵艳军:“加油,老婆。”
  李志新:“没事,放心吧。”
  李志新丈夫 邵艳军:“我在外头等着你。”
  医护人员:“疼一下啊,一样的,别动。”
  医护人员:“咱们底下先放支架。”
  医护人员:“好,放松,放松。”
  医护人员:“往下推,放下。”
  李志新在正式剖宫产前被放置了输尿管支架,如果术中输尿管损伤,尿液渗漏,就会引起腹腔感染,对于术中的李志新来说,可能是致命的。加入输尿管支架后,医生便能够清晰分辨细腻的血管,在止血操作时大大降低风险。
  医护人员:“把那个管套上。”
  经过数分钟之后,两个支架被成功放进李志新体内,而对于这台复杂的手术来说,仅仅是迈出了第一步。
  医护人员:“后背打针小针局麻,别躲,不能往回夹,听见了吗?比较酸胀,正常的,别躲别夹,不动。”
  李志新:“打完了?”
  医护人员:“没打完,没打完,你一下也别动。”
  医护人员:“开始了。”
  医护人员:“开始。”
  医护人员:“还有一次。”
  医护人员:“这里,这里。”
  医护人员:“来刀。”
  医护人员:“病人是两次剖宫产史,所以这个病人进腹非常困难,比我们预期的要难得多。我们在打开腹膜之后,根本没有空间来进一步地扩大切口,我们只能是绕过脐旁,向上延长切口之后,然后试探着,整个大网都是跟腹膜广泛地粘贴。”
  医护人员:“这是网膜,全是粘着的,看见了吗?来,弯(钳)。”
  医护人员:“太厚了。”
  正常产妇的网膜只有薄薄的一层,而李志新两次剖宫产手术,让网膜出于防卫的目的变得又大又厚,像一面厚厚的墙,将子宫和孩子堵在里面。
  医护人员:“单扎线,4号。”
  医护人员:“4号、7号单扎赶紧准备。”
  医护人员:“准备好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李志新的手术能否成功?母子二人最终能否相见?
  李志新丈夫 邵艳军:“太着急了,这都半天了都,还没出来呢?7点40、8点40、9点40,3个小时了都,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了。”
  产妇 李志新:“我这个胎非常特殊,第三胎,前面两个孩子给他爸了。”
  李志新孩子:“妈妈,加油。”
  李志新孩子:“妈妈,我爱你。”
  产妇 李志新:“一提起我这俩孩子来我就难受,心里头不得劲,每次把他们送走,我都得哭一阵子,见不着他们。我这就是相当于二婚,然后也是为了要一个跟他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
  李志新丈夫 邵艳军:“我要说我能替她,我早替了。”
  产妇 李志新:”你快替。”
  李志新丈夫 邵艳军:“我也去扎针去,下班子我当女人,你当男人,咱俩当一家人,我给你生孩子,我给你生八个。人苦苦一阵子,不可能苦一辈子,我就是这么给自己宽心丸吃。”
  医护人员:“你再去拿400毫升400(血)浆,这样的话,咱就是800毫升(血)400(血)浆。”
  医护人员:“干纱来。”
  医护人员:“对你看这马上就要破了。“
  医护人员:“来,你这样帮我拉一下,稍微往上提,往上翘。”
  医护人员:“千万别破,一破就出状况。”
  医护人员:“它就是张力特别大,随时要破那种。”
  医护人员:“我觉得她可能一出孩子就会出血。”
  医护人员:“就是当我们打开腹腔的时候,几乎可以看到浆膜下一些流动的血液,真的可能随时可能穿透,而一旦穿透的话,病人就可能瞬间就会出现致命性的大出血。”
  经过一个小时的分离,子宫最终暴露在医生面前。”
  医护人员:“两个大的干纱两个小的干纱。”
  医护人员:“两大两小。”
  医护人员:“小心,慢一点,你把那钳子松了。”
  医护人员:“对,马上就出孩子了。”
  医护人员:“他可能还会出血,有点厚是吧?”
  医护人员:“给我弯(钳)。”
  医护人员:“你别动,你别动。”
  医护人员:“一会儿孩子一出来以后,你拿两把钳夹着点,把子宫切口给夹上,听见了?”
  医护人员:“准备出孩子。”
  医护人员:“这还有胎盘是吧?”
  医护人员:“还有胎盘?”
  医护人员:“来弯(钳)给我用一下。”
  医护人员:“弯钳。”
  医护人员:“不用,吸吸吸。”
  医护人员:“没事,没事。”
  医护人员:“给它一个治疗巾。”
  医护人员:“来,快点,治疗巾。”
  医护人员:“你帮我来夹切口,帮我夹切口。”
  医护人员:“OK。”
  医护人员:“直接抱过去,直接抱过去。”
  医护人员:“女孩,女孩。”
  宝宝一出生便发出了啼哭,这也意味着,妈妈的救援正式打响。
  医护人员:“把这手压在这儿。”
  医护人员:“给我一个湿的纱垫和肠板。”
  医护人员:“术中出血是将近2000毫升,她应该有6000毫升左右的血,所以2000毫升应该是她总量的三分之一。”
  医护人员:“比较小得转儿科。”
  家属:“是咱们孩子吗?”
  家属:“男孩,女孩?”
  医护人员:“好好好,马上马上。”
  医护人员:“去那边,你去那边那窗口等着我们。”
  医护人员:“女孩。”
  匆匆给刚出生的宝宝办完手续,邵艳军立刻来到手术室门口等待妻子。尽管术前做了足够的心里准备,但是邵艳军组不愿意看到的结果还是出现了。
  医护人员:“子宫覆盖的位置特别大,如果要是咱们硬留子宫的话手术时间难以估计,建议把子宫切除。”
  李志新丈夫 邵艳军:“你这意思就是必须得切了?”
  医护人员:“对。”
  医护人员:“确实是出血非常汹涌,止血非常困难,手术操作的时间越长,子宫暴露的时间越长,出血越多,肝肾功能、呼吸循环受损的可能性越大。权衡来说切除子宫对这个病人可能利益要大一点。”
  李志新丈夫 邵艳军:“为了生孩子,就把她折腾成这样,子宫没了,不知道她心里能承受啥样。”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手术,李志新终于被推出手术室。
  医护人员:“您是家属吗?”
  李志新丈夫 邵艳军:“对。“”
  医护人员:“您坐其他电梯到五楼ICU门口好吧?等我们一下。”
  医护人员:“李志新的家属来两位。”
  医护人员:“术中插了一个气管插管,这是帮助她呼吸用的,所以今天晚上我们估计应该不会给她拔。不动,我知道你难受好吧?”
  李志新做的是全麻手法,无法进行自主呼吸,只能依靠呼吸机辅助通气,新的呼吸方式让李志新一时无法适应。
  医护人员:“我知道嘴里边很难受,你也说不了话,你今天得戴这个管子好好休息一下好吗?”
  李志新丈夫 邵艳军:“我给能打点唇膏什么的?”
  医护人员:“可以。”
  李志新丈夫 邵艳军:“她好干嘴。”
  李志新的宝宝突然发生呼吸暂停,皮肤颜色已经发紫。”
  医护人员:“过来了,她那饱和度刚才都下来了,颜色过来了,整个都紫了。”
  医护人员:“早产的呼吸暂停可能有很多原因,因为她本身呼吸中枢发育不成熟就会发生,但是有很多别的继发因素,比如感染、贫血、胃食管反流,反正各种,还得再观察一下。”
  医护人员:“她现在是照光疗。刚开始病情比较轻,可能因为她肺部有病变之后,出现了持续性的肺动脉高压。”
  肺动脉高压让刚刚出生的宝宝一直处在缺氧的状态下,随时可能因为窒息而失去生命。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新生儿重症监护室主任医师 刘慧强:“现在呼吸支持是已经是目前能用到呼吸支持最强的一个手段,(对)血氧的维持是有好处的。争取让它达到心肺循环的一个转换。宝宝你要好起来,你妈为了你受多少罪。”
  医护人员:“她之前也有腹胀这些表现,基本给她禁食了一天多,昨天才开始刚刚少量开奶,现在的奶量是5毫升每次,3个小时一次。经过这些治疗之后,这两天她的肺动脉压是已经降下来了。”
  医护人员:“经过抗感染治疗后,她的腹胀也基本上缓解了,总体来讲病情还是在好转。在呼吸机支持方面,我们再慢慢下调她的参数,打算近期可能可以撤机。”
  李志新的宝宝经过5天的治疗,生命体征逐渐稳定,对于李志新来说,孩子是生命中最重要的礼物,尽管这份礼物的到来有些艰辛,但宝宝的出生足以安慰这几个月的呕心沥血。我们也祝愿李志新和宝宝能够早日康复,一起回家。
  记者:“这是中国人寿送给你们的肝癌基金。”
  李志新丈夫 邵艳军:“谢谢中国人寿,谢谢《生命缘》。”
  产妇 李志新:“谢谢。”
  刘宏征的女儿经过10天的治疗奶量也从每顿2毫升增长到16毫升,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