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V1 生命缘】双生危情 (上)
作者:魏威   来自:本网  时间:2018-11-14   文章点击率:  栏目点击率:

【BTV1 生命缘】双生危情 (上)

http://www.iqiyi.com/w_19s2vxuwst.html

家属:“估计她那个肯定没咱们植入深。”
  家属:“五号开始出(血),到现在,出3次血了。”
  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的产科病房里,有这样两位待产的孕妇,李志新和刘宏征。她们既是老乡又是病友,都患有一种非常严重的妊娠并发症,胎盘植入。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妇产科副主任 主任医师 魏瑗:“胚胎植入现在是中国的高发病,之前剖宫产做得太多了,有的地区剖宫产率高达80%到90%,都很极端。在这十几年过去之后,其实我们就看到了剖宫产(率)增高以后的一些恶果,就是瘢痕妊娠。”
  就在李志新担心自己和孩子生命的时候,病友刘宏征突然发生了大出血。
  医护人员:“纱布来两块,湿的纱布再来一块,我们有两块。”
  医护人员:“我这块出了得有600。”
  医护人员:“输了400。”
  医护人员:“出的这个真不老少。”
  手术仅仅开始10分钟,胎儿便降生了。
  医护人员:“出来了,女孩吧。”
  医护人员:“胎盘下来了吗?”
  医护人员:“胎盘下来了。”
  医护人员:“下来了。”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妇产科副主任 主任医师 魏瑗:“原来有过剖宫产,胎盘植入在瘢痕部位,在分娩过程中,由于子宫和胎盘之间没有办法很好地分离,就会造成产时的大出血。”
  凶险性胎盘植入就是胎盘长在了子宫以前的刀口上,并沿着裂隙向肌层内生长,胎盘绒毛植入子宫肌层,进而穿透子宫壁,随时引起子宫破裂,造成大出血,危及产妇生命,是长在子宫上的定时炸弹。
  医护人员:“出的真不老少。”
  医护人员:“纱布来两块,湿的纱布再来一块,我要两块。”
  医护人员:“我这块出了得有600。”
  医护人员:“纱布来新的。”
  医护人员:“给,新的。”
  医护人员:“纱布给我。”
  医护人员:“这,这先下去了。”
  医护人员:“太脆弱。”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妇产科副主任 主任医师 魏瑗:“出血也是出了3200毫升的血,麻醉科一直是监测这个病人的生命体征,积极地给一些输血、补液等等这些干预措施。”
  3200毫升,相当于刘宏征体内一半的血量,如果出血再控制不住,刘宏征很可能因为失血过多而下不了手术台。
  医护人员:“钳子给我,别急,别急。”
  医护人员:“还得要血。”
  医护人员:“要了,要了,去取去了。”
  医护人员:“纤维蛋白原化了吧。”
  医护人员:“化多少?”
  医护人员:“先化4克。”
  手术室里,妈妈刘宏征生死未卜,而早产的宝宝在新生儿重症监护室里也面临着生死考验。
  医护人员:“压力上来了吗?看一眼。压力对吗?”
  由于早产,宝宝的肺部发育还未完全,出现了短暂的呼吸暂停,医生紧急为宝宝进行治疗。而此时刘宏征的出血还在继续,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医生们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宝宝能否渡过难关而妈妈的手术又能否成功呢?
  刘宏征和爱人崔广群结婚13年,为了给老大添个玩伴,他们意外怀上了双胞胎。正当夫妻俩高兴的时候,一次孕期检查却发现,双胞胎的其中一个胎盘已经完全植入到了子宫里,为了避免危险,刘宏征进行了减胎。但是没想到的是,没有了胎心胎芽的胎盘仍然继续生长,而且胎盘植入的越来越厉害。在整个怀孕期间,刘宏征就出血了好几次,而也正是这个植入的胎盘造成了刘宏征这次生产的大出血。
  刘宏征丈夫 崔广群:“我特别心疼我媳妇,但是没想到这么突然做手术,属于抢救,当时特别着急。因为我媳妇她是双胎减了一胎,正好那胎,减胎那个正好在那刀口上,一碰就大出血,应该她这手术应该比较大。就特别心疼,怀孩子她挺受罪的,你说再遇上这种植入这病,特别不容易。孩子见着了,见了一面,当时孩子出来的时候,照了一张相片,肯定想陪我媳妇。”
  医护人员:“下面必须做一个切口我觉得。”
  医护人员:“我们要输血,可能要出的稍微多了。”
  为了控制出血,医生采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妇产科赵扬玉主任团队首创的子宫双切口术式,来保证刘宏证的生命安全。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妇产科副主任 主任医师 魏瑗:“子宫双切口, 用第一个切口娩出胎儿,再开一个切口用来处理那个出血的胎盘的那个位置。所以这个相对来说我觉得是起了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医护人员:“直接给我挤就行了,狠狠的挤。”
  医护人员:“姐,咱一针一针够不够?再钉吧,再往下钉。”
  医护人员:“用不用再往下缝?针够不够?”
  医护人员:“缝线,先把第一把缝了,好像好一些了是吧?”
  医护人员:“好多了。”
  医护人员:“来,一二三。”
  手术终于结束了,但是刘宏征的危险期并没有渡过,她直接被送往重症监护室进行48小时的监护。
  刘宏征丈夫 崔广群:“现在特别着急,想见我媳妇见不到,担心。也是一种煎熬。“
  医护人员:“就是肌张力有点低,反应稍微差一点,可能还是有点轻度窒息,后来的话,给了复苏以后,可能就好转了。”
  经过医护人员的共同努力,刘宏征的手术顺利结束了,李志新却在例行产检中遇到了新的问题。
  李志新:“没啥事吧应该?”
  医护人员:“应该累及到膀胱壁了,也累及到了宫颈,一旦破裂出血,有可能会危及孩子甚至大人的生命。”
  从老家医院转入北医三院,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植入的程度明显加重。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妇产科主任医师 王永梅:”病人是两次剖宫产史,粘连带也非常多,也非常厚。所以这个病人的凶险程度,其实从她一怀孕开始,就已经注定她是一个比较凶险的病例。”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产科主任 主任医师 赵扬玉:“问题确实挺重的,子宫切除的可能性还是有的,一个是胎盘把宫颈都有侵蚀,胎盘又厚又厚,血流特别丰富,所以像这种情况,保子宫还是有一定的难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