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V—养生堂】警惕尿液癌信号
作者:养生堂   来自:BTV  时间:2017-9-27   文章点击率:  栏目点击率:

【BTV—养生堂】警惕尿液癌信号

视频链接:http://tv.sohu.com/20170828/n600128423.shtml

    主持人 刘婧:“各位好,欢迎您收看今天的《养生堂》节目,我是刘婧,本节目由云三七牌三七超细粉,冠名播出,三七超细粉认准云三七牌,打开手机淘宝手机天猫摇摇摇,参与互动马上抢红包。今天节目的一开始呢,我要给大家介绍,我身前的一个非常特殊的‘患者’,这个患者很危险,他马上要做手术,如果他不做手术,负责任的告诉大家,一定危在旦夕。但即使是他做这个手术,大家能够想象得到难度系数有多大吗,有三个形容词,第一个是风险大,第二个是耗时长,第三个是难度高。大家想难度有多高?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这个手术在全北京全中国,甚至是全世界的范围内能够承担这个手术,并且顺利成它的专家,寥寥无几。”
  这就是专家现在进行的这台手术,从早上一直持续到下午,脸盆大小的肿瘤占满整个腹腔,而在手术中稍有不慎,就会失掉患者身上一半的血液。同时巨大的肿瘤如果不能及时取出,也会随时危及患者的生命,到底这是一台怎样的手术呢,而这台手术能成功吗?
  主持人 刘婧:“那我们今天真的非常有幸,请到了其中一位佼佼者来到了现场,跟我们讲一讲相关的故事,来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来自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的主任马潞林,欢迎马主任。”
  马潞林,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北京海淀医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华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常委兼肾脏移植学组组长,中华医学会北京分会泌尿外科分会副主任委员兼微创组副组长。
  主持人 刘婧:“马主任,问您个刚才我们提到的话题,说这个手术的难度系数特别大,那全世界能做的人寥寥无几。”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对,那么在美国的话呢,排名第一的医院梅奥医院,它一年的话呢就七八例。我今年三月份还去英国,就英国最大的一家医院,它一年就三五个。那么我们今年上半年已经做了30多例了,就一月份到六月份的数据。”
  主持人 刘婧:“美国和英国第一的医院,一年才七八个,甚至三五个。”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对,没有超过十个的。”
  主持人 刘婧:“咱们是上年就30多个,除了因为我们确实中国的人口基数相对更大,这也说明我们的技术可能更娴熟,也更成熟,但是这个手术大概要怎么做呢。”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那么这个手术话呢,还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因为这个血管很粗,有多粗的话呢,比这个拇指还粗,我们人体内最粗的血管,一旦出血的话呢,就经常几千毫升就出去了。”
  主持人 刘婧:“出血量很大。”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几千毫升就出去了,那么一般我们怎么做的话呢,我们会这样做,做肋缘下切口,这样切过来,肋缘下切口,上面劈开胸骨。”
  主持人 刘婧:“劈开胸骨。”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对,劈开胸骨以后呢暴露心房。”
  主持人 刘婧:“可能会把整个前胸都打开。”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这口子这么做,我们叫做奔驰切口,奔驰型的切口。”
  主持人 刘婧:“像奔驰的标志。”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那我就切开,好的,这远远不够,要这样切到肋骨要这么切,要从这里切过来切过来,大概切到这个位置,要切开,切开以后的话,我会把它翻过来。”
  专家告诉我们,这个手术会劈开整个胸骨,完全暴露前面几乎所有的重要器官,整个手术面积极大,对病人身体素质也是一个极大的考验,而最后拿出的肿瘤大小也相当的惊人,竟然要拿脸盆来装,直径大小也超过的15厘米,这到底是一个怎样凶险的致命疾病呢。
  主持人 刘婧:“如此多的重要器官都完全暴露在医生的面前,大家想一想这会是一个什么手术,我们先来看看真实的患者,在术后恢复了之后这个疤,到底有多么的明显,我们来看大屏幕。所以大家能够看明白了吧,这个开口的形状也是为了让它暴露的面积更多对吗。”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主要暴露病变部位。”
  主持人 刘婧:“主要暴露病变部位,所以大家来猜一猜好吗,这样大的一个手术疤痕,它暴露的是哪个病变部位,这位患者到底得的是什么样的疾病,我们请第一排的观众来猜一猜。”
  “我觉得应该是心脏吧。”
  “为什么呢。”
  “因为这个手术比较大,所以我感觉应该是很严重的一个部位出问题了。”
  主持人 刘婧:“好,谢谢。”
  “可能会跟那个肺部也有关系吧,上边那个口已经到了肺部。”
  主持人 刘婧:“也看到肺部了,而且肺部的面积是最大的,好旁边的这位。”
  “我觉得也应该是心脏的问题吧。”
  “为什么?”
  “因为它会影响到咱们的呼吸吧,而且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手术。”
  主持人 刘婧:“好的,所以大家现在再把目光的焦点放在了我们重要的心脏,以及面积相对更大一点的肺脏上,是吗?是新或者是肺出现了问题吗,答案真的不是这样的。那既然这样,我们也把这位患者真实的患者请到了现场,我们来听听它给我们讲,他自己身上发生了些什么,让我们掌声欢迎张洪先生一家,欢迎。”
  “看台阶看台阶。”
  “小心哦,小心有一个台阶,张叔叔您好。”
  “大家好,我来自于安徽,不要说我讲在安徽,就是我在国外或者在海南,我今天我一定要赶到这个场地来。”
  主持人 刘婧:“所以听您的意思,您是为了这期节目,为了马主任专门来到的北京。”
  “专门来的北京。”
  主持人 刘婧:“是吗,为什么呀?”
  “就是马主任救了我的命,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主持人 刘婧:“大屏幕上,我们看到的这张照片,是您的照片,这个手术之后大概多长时间的恢复照?”
  “我是2016年的7月6日。”
  主持人 刘婧:“整整一年零一个月之前,问问阿姨吧,其实我们刚才给现场的观众看这张照片的时候,大家都发出了很惊异,甚至会觉得有一点点害怕,有一点点心疼的声音。”
  “对。”
  主持人 刘婧:“所以您是张叔叔最亲密的爱人了。”
  “对对。”
  主持人 刘婧:“您现在看到这个疤痕,您是什么样的感觉。”
  “当时我看见我老公那个刀口那么大,我心里特别的难受。我吃不下睡不着,每天以泪洗面。他刀口每次换药的时候,我都在流泪,我在旁边看了非常的心疼。因为我们家里需要他,以前家里什么事儿都是他来操持,我从来不管的。现在这么大的病是让我来做决定,当时我心里怕我就说不做了,后来马主任鼓励我不要留遗憾,我之所以来到这北京,我相信马主任。”
  “因为当时医生也给我讲了,就是讲你很可能你下不来手术台,麻醉意外,甚至于讲你到这个重症监护室,你不一定能醒过来。”
  “所以我把希望都寄托在马主任身上。”
  主持人 刘婧:“所以虽然知道还是有危险系数。”
  “对,我还是坚定的我想给他做。”
  主持人 刘婧:“但其实在找到马主任之前,您跟张叔叔两个人在求医的过程当中,遇到了很多的坎坷,甚至遇到了很多的拒绝。”
  “我们在安徽看了好多的医院,然后又到了南京,也看了两家大的医院,到了上海我们都去了,就说我们这个病呀非常的严重,看不了,手术也做不完。”
  主持人 刘婧:“所以我特别的好奇呀,当你们见到马主任的时候第一眼,是什么样的感受。”
  “马主任就当时就说你们来得太晚了,当时我们心如刀绞,在求医的过程中跑了好多医院,确实耽误了这么长时间,马主任说这个手术我来给你做,只能延长你的生命。对我心里在想如果能延长生命,哪怕能延长多少我都不在乎,我一定要做这个手术。”
  主持人 刘婧:“听说您也是一位医生。”
  “对,我是一名医生。”
  主持人 刘婧:“您是哪个专业的医生啊。”
  “我是放射,拍胸部照片比较多,一般看到肺癌,有一些患者他们自己去,当时你不好跟他们本人讲,一些患者家属到那里,我就找他们,我讲你不应该让他自己来,他自己来我不好跟他讲病情。”
  主持人 刘婧:“对,所以当这个可怕的疾病,降落到您身上的时候,您会有一些什么样的感觉。”
  “也就像晴空霹雳一样,自己想不到的,一开始是瞒着我的,我就讲了,我讲您不要瞒着我,你越瞒着我心里边因为我自己都懂。”
  主持人 刘婧:“我想问问马主任,叔叔作为一个专业的大夫,他曾经告知过很多的患者,可怕的疾病但是当这个疾病降临到他身上的时候,他依然用晴天霹雳四个字来形容,所以听起来我们今天讲到的这个问题,可能比刚才提到的肺癌更可怕。”
  “对。”
  主持人 刘婧:“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疾病呢?”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这是一个肾脏的肿瘤,如果早期肿瘤的话呢,他是大夫他可能心里就不会,不会那么紧张了。”
  主持人 刘婧:“对。”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他关键发现的时候很大,而且已经长到了其他地方。”
  主持人 刘婧:“肾癌。”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肾癌。”
  主持人 刘婧:“可是你说肾癌,我们都说长在腰的附近,比较靠后,贴着脊柱了。”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对。”
  主持人 刘婧:“我们为什么要做一个那么大的开胸手术,来处理肾癌呢。”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它这个肾癌的话呢,他不仅往周围膨胀地性长,它顺着血管的话肾静脉、下腔静脉长到了右心房里来了。”
  主持人 刘婧:“就是转移了。”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这个肿瘤的一个特点,它就顺着血管长,人体有两个脏器的话呢,容易往血管里边长,一个是肝脏,一个是肾脏。”
  主持人 刘婧:“这个顺着血管长的,有专业的名词吗?”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叫癌栓。”
  主持人 刘婧:“叫癌栓。”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叫癌栓。”
  主持人 刘婧:“什么是癌栓,它跟血栓是一回事吗?”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血液凝固形成的叫血栓。”
  主持人 刘婧:“对。”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癌栓的话呢是癌症长到血管里了,叫癌栓。”
  主持人 刘婧:“因为我们的血管是遍布人身各个部位的,如果血液里长到了癌栓,那可能我们这个癌细胞会流经人体的各个部位。那这样,您说它会是顺着血管往上长,它到底会长到哪些具体的器官,我们可以目前结合着地屏,给大家讲一讲它的这个行进的路线。“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这是我们的肾脏,如果长个肿瘤的话呢,在这里长,他越长越大它长到肝里来,肝脏里来,其实旁边呢还有结肠,十二指肠也可以长进来,那么还有4%到10%的病人的话呢,会长到这里来。”
  主持人 刘婧:“就顺着静脉。”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这个是肾静脉,肾静脉是顺着向上流的,那么所以说癌栓的话呢就往上长,这样一直往上长,一般在肝下的话呢叫二级癌栓。”
  主持人 刘婧:“叔叔的长到这了。”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还不止这。”
  主持人 刘婧:“不止这儿。”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还不止这里。”
  主持人 刘婧:“但它也长到这了。”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对对对,它超过这它继续往上长,到了肝脏以后呢,这个叫三级癌栓,那么这个叔叔长到哪儿的话呢。”
  主持人 刘婧:“还是顺着血管。”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血管往上长,它已经长到了呢心脏里来,就是心脏里来了。”
  主持人 刘婧:“是心血管里还是心脏里。“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心脏里面,心脏里面,如果这个心脏里面的癌栓,你不给它及时取掉,它再长大了以后的话呢,血就进不到心脏里,这也就没命了。”
  主持人 刘婧:“所以这长到心脏是几级?”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叫四级癌栓了。”
  主持人 刘婧:“四级癌栓。”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对,进了心脏呢,就是最严重的一个癌栓。”
  主持人 刘婧:“叔叔已经是最严重的。”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已经进到心脏了。”
  主持人 刘婧:“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说难度系数那么大。”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他为什么感觉憋气气喘,感觉无力,他全身供血已经不足了。”
  主持人 刘婧:“心功能受到了影响。”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对。”
  主持人 刘婧:“我们也可以结合着题板,给大家更加明确的标注一下这个过程。”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医师 马潞林:“肾脏肿瘤的话呢,它大部分是膨胀性地生长,向外生长,向上生长,侵犯肝脏,或者往前生长侵犯结肠,往内侧的话呢侵犯十二指肠。只有4%到10%的病人的话呢,会进入腔静脉,进入腔静脉以后怎么走的话呢,这样走过来的话,那么这个癌栓的话呢,它长得粗了以后它就把他下腔静脉也堵了,这里的话呢长得太粗了以后,长到肝静脉里以后,肝静脉回流就会受影响,就引起布加综合征,现在肝脏的水肿消化功能就不行,它进到心脏里以后的话呢,那么就会影响心脏的供血,他为什么气不够用,回心血量少了,再大到一定程度以后,这血液不回心脏了,病人也就没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