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三院

亲历·陈仲强:这辈子注定要做“承重墙”

作者:口述:陈仲强 采访:郭婧博来自:本网时间:2018-9-22

  人物简介:1989年入职北医三院,曾任院长。

  陈仲强的名字,南方人一念就成了“承重墙”。“承重”,意味着担当。

  今年是北医三院建院60年。在这一甲子中,陈仲强曾掌舵10年,2002年至2012年,他带领北医三院进行“效率革命”,从看得见的院容院貌、就医环境,设备基建,到感觉得到的三院人的“精气神”、医疗质量、学科发展、梯队建设……北医三院与国家发展同步调,实现了跨越式发展。

改善医院环境——“螺蛳壳里做道场”

  2002年,陈仲强被任命为北医三院院长。从侯宽永院长手里接过北医三院的远景规划图。面对门诊拥挤的患者,陈仲强感到了责任的重大。“患者是因为对我们的信任才选择到北医三院就医的,然而,客观地讲,这种就诊环境实在是和县级医院差别不大。”当时医院发展的瓶颈有两个,一个是空间,另一个是效率。狭小的空间严重制约了学科发展,患者就诊环境差,医务人员自身感受也不好。早在20世纪90年代,侯宽永院长率领的医院领导班子就已着手进行院区改建的规划。申奥成功之后,为了满足保障奥运的需求,北医三院的基础设施建设规划又进行了大胆的更改,医院改建得到了国家的大力支持。

  这本是医院发展的大好契机,然而要在6万多平方米的土地上进行大规模的改建,诊室、病房都需要腾挪,医院面临的挑战也不小。基础设施建设不能耽搁,医疗质量不能下降,医院发展不能受到影响。“在非常狭窄的空间里面腾挪拆盖,对于三院来说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时期。就象韩启德校长所说,我们是‘螺蛳壳里做道场’,经过各方面的协调和全院上下的共同努力,这个‘道场’我们最终还是做下来了。”2001年,五官科楼落成;2004年,药学楼落成;2005年,外科病房楼(外科一病区)落成;2006年,教学科研楼落成;2011年,门急诊楼、运医楼(外科二病区)落成,在几年间北医三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医院发展要有旗帜

  医院发展,光有空间还不够。了解到新加坡医院已经在进行平均住院日方面的探索,有些医院也在跟进,并取得了很大成效。三院患者不少,然而床位有限,那些需要住院治疗的患者要等待很长时间才能住进病房。医生手里经常是厚厚的一摞住院单,这背后是一个个焦急、等待手术的患者,很多是疑难杂症患者,需要尽早治疗。提升效率迫在眉睫。三院的改建,从整体规划到一座座大楼拔地而起,给了陈仲强一个启示,就是医院发展需要有规划,需要有重点突破。为了提高医院运行效率,他提出要在降低平均住院日上下大力气。当时,北医三院的平均住院日是13天,这在国内医院处于平均水平,受制于人力、硬件等多方面,不少人认为改革难以实现。“住院患者运转快了以后安全如何保证,教学科研如何进行,这都是具体的问题。”这些问题,陈仲强考虑到了。推行缩短平均住院日的过程中,大家逐渐看到医院资源得到了更好地利用。

  刚刚开始推行这一政策的时候,医院各个方面压力都很大。“平均住院日要缩短,整体的管理要齐头并进,全面跟进。”不过,大家逐渐发现,从这里切入进行改变,平均住院日的缩短拉动了医院几乎所有相关指标的进步。为了保障安全,保障患者利益,各个部门都得跟进。随之而来的流程、模式的调整、管理措施的调整、人力资源匹配等,促进了医院的整体发展。缩短平均住院日的探索,也从最初的解决医院发展瓶颈,发展到综合管理上的思考。缓解看病难,他牵住了平均住院日这个牛鼻子。通过流程再造、平台建设和新技术应用,三院平均住院日从2002年的15天缩短了一半,一年多收治4000多位住院患者。“当15天变成了13天、10天、9天,各个部门的管理实际上都发生了变化,以保证这样的运转,管理水平也得以提升。”在有限的规模下,科室运转加快以后,患者资源增加,服务能力提升,学科得到发展。在原卫生部重点专科建设项目评审中,北医三院名列全国第一方阵。此外,在人才培养和学科建设方面,陈仲强提出“以项目带动学科发展”的战略。通过院内重点项目评审等一系列措施,北医三院传统优势学科带动一般学科迅速发展,医院综合实力得到提升。医院还从院外引进了多位各个学科的专家,提升了学科创新能力,促进了学科发展。

  时至今日,北医三院年服务门急诊患者近400万人次,年服务出院患者10万余人次,年手术量6万余例次。如此高效的运转,是多年探索与改变的结果。

“三院精神影响了我”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北医三院,基因里似乎就带着一种“大跃进”精神。这种对于集体的热爱和敢于争先,不畏艰难的文化,流淌在每一个三院人的血液里。“对于三院的热爱,对于三院的奉献,大家的想法非常一致,这一点推动了医院的发展,克服了很多困难。”北医三院人都怀有对医院的自豪感和荣耀感,每年医院自己的春节联欢会上,职工们都热情高涨,各种自编自演的节目是对在三院工作和生活的礼赞。陈仲强院长回忆起当年一个春晚的节目,节目中的一句话“成长在三院,奉献在三院,幸福快乐在三院”表达了三院职工与医院风雨同舟的真挚情感。三院人的努力拼搏造就的三院的发展和登峰,北医三院的平台和环境也为每一个三院人提供了提高和成长的舞台。

  39岁任院长助理,44岁成为北医三院院长的陈仲强坦言,“当时还很年轻,对于管理的很多东西不太了解,不够有信心,这期间得到了三院老一辈专家们的支持和帮助。”谈及老专家们,陈仲强流露出发自内心的尊重。他说:“当时老一代进行学科建设,都是从最基本做起,很多事情都亲力亲为,那个时候没有那么多人手,很多教具都是亲自制作的,还有一些治疗的用具都是自己亲自去做、去改进的。他们对年轻人也是尽力地帮扶,给年轻人创造了条件,帮助他们成长。不论资排辈,这也是北医三院特有的文化。”

  陈仲强对老专家们的意见非常尊重,在SARS期间,陈仲强积极听取专家们的意见。“我不是呼吸科的,SARS是呼吸系统的感染,我没有太多经验,就多听专家的意见,最后我们医务人员感染率是几大医院最低的。”

  SARS期间,院领导班子发挥了非常重要的引领作用,成为大家的主心骨。

  三院挨着医学部,医学部“厚道”,三院“严谨、踏实”。“三院人踏实做事。许多三院人在外面会诊、做报告,都非常出色。回到三院,穿上白大衣,不显山,不露水,就是一名普通的三院人。”陈仲强说,北医三院还有一个文化特点,就是奉献精神,踏实肯干。在陈仲强任院长期间,恰逢2003年SARS来袭,2008年汶川地震。他还清楚地记得,2003年三院选派进入冶金医院SARS病房的负责人,大家担心选年纪太轻的人难以掌控局面,年纪大的又怕身体扛不住。正在为难之际,陈剑昂自告奋勇,主动请缨担此重任。至今谈起这一幕,陈仲强还为三院人在危机关头的奉献精神所动容。他回忆道:“SARS病房里条件有限,我们年轻的护士在家里都非常宝贝,但是在SARS病房里得穿好几层防护服,捂得全身出汗,依然坚持工作。在那种弥漫着紧张气息,大家都避之不及的环境中,我们的医护人员还在里面自发地讨论如何优化流程。这一切,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激励着我要当好这个院长,尽好这份责任。”

  从此以后,全院以领导班子为核心,形成凝聚力和向心力,北医三院的“家”文化也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形成。每一个北医三院人都以是三院人为自豪,以三院为家。“医院的发展关系到大家的事业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工作虽然很苦,很累,压力挺大,但是大家开心快乐、有奔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