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分论坛二:中国临床医学教育的新挑战

作者:审核:教育处来自:健康界时间:2018-10-14

  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远大目标的实现,首先要有人才的储备,卫生与健康事业也不例外。

  如何培育优质的医学人才,满足日益增长的医疗需求?在10月9日举办的2018中国医院创新发展峰会暨北医三院建院60周年学术研讨会上,中外专家齐聚一堂,对中国临床医学教育的新挑战,从顶层设计到具体实施,进行了全方位解读。

  目前医学教育仍面临一系列问题与挑战:培养与需求脱节,全科医学、护理偏弱;医学生源质量下降;医学教育理念落后等。国家卫健委科教司副司长陈昕煜表示,医学教育的改革主要是满足需求、提高质量。具体来讲,一方面通过院校教育和毕业后教育提升医学人才存量,另一方面通过继续教育提高医学人才的质量。

  2017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医教协同进一步推进医学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全面推进医学教育改革与发展,加强医疗卫生人才培养工作作出重要部署。提出了四项重大任务,即提高质量、全面优化结构、加强医教协同的宏观管理、完善人才激励的措施。

中国临床医学教育面临的新挑战是什么?

国家卫生健康委科教司副司长陈昕煜

  对此,国家卫生健康委科教司副司长陈昕煜强调:“卫生系统和教育系统是一个相互依存的世界,是为了加强卫生系统去改革医学教育。”

  北京大学医学部副主任段丽萍全面介绍了北医毕业后教育体系的建设,北医希望通过卓越的教育、科研和医疗服务促进人类的健康。医学作为北京大学最具潜力的发展领域,是大学学科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临床医学+X的理念是希望综合临床医学和其他学科的优势,来建设北大医学,进行临床医学和其他医学的结合,形成医工、医理、医信、医学人文等学科。

中国临床医学教育面临的新挑战是什么?

北京大学医学部副主任段丽萍

  毕业后医学教育应以胜任力为导向。世界医学教育联合会颁布的《毕业后医学教育全球标准》中,将毕业后医学教育的目标认定为,培养有独立工作能力的医生。在北美,毕业后医学教育的目标包括患者照护、医学技能、沟通能力、职业素养、教学能力、终生学习六个方面。

  胜任力为导向的毕业后医学教育如何实现?据北大医学部副主任段丽萍介绍,北大医学部在专科医师培训方面,早已开始探索。在培训评价体系中,一方面,加强过程评估和反馈;另一方面,逐步建立胜任力导向的过程考核和结业考核体系。比如,在专科医师培训第二年结束时进行中期考核,在完成专科医师培训时进行结业考核。实现岗位胜任力并非易事。段丽萍表示,北大医学部接下来会继续完善和探讨专科医师培训,在提升临床能力的同时,开展分层培训,做好与国家制度的衔接。

同中国相比,美国的毕业后医学教育有何不同?

  中国临床医学教育面临的新挑战是什么?

美国密歇根大学医学院资深副院长Joseph Kolars

  美国密歇根大学医学院资深副院长Joseph Kolars谈到,作为中心性的全国机构,美国毕业后医学教育认证委员会(ACGME)要求所有住院医师和专科医师培训项目,都以胜任力为导向,各类培训项目必须提供文件,以证明其学员能胜任岗位。

  以传统的消化科专科医师培训为例,美国传统教学方式是以临床学习为主,没有清晰的考核标准,但是ACGME提出了13项具体的能力清单,作为衡量一名消化科医生胜任力的合理依据。对此,陈昕煜表示赞同,“学位制度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还是要和‘住培’衔接,但可以在培训过程中严格把关,提高质量。”

中国临床医学教育面临的新挑战是什么?

  在上半场讨论环节,陈昕煜表示,医学院校教育是打基础,要控制规模、保证质量。毕业后教育中住院医师培训应稳扎稳打,让质量作为一个主旋律,同时推进专科医生的培养。在专科医师培养方面,段丽萍非常同意Joseph Kolars关于细化岗位胜任力的观点。

  北京大学医学部副主任王维民从宏观到微观阐述了世界医学教育的变革,并认为目前中国医学教育三个滞后:一是教育计划滞后于医学教育的发展;二是进行临床专业认证后院校持续改进易被忽视;三是专家对医学教育发展趋势的跟踪和学习有待加强。因此,要加强教育相关理论,强调教师岗位胜任力,临床专业认证保障临床医学教育质量。

中国临床医学教育面临的新挑战是什么?

北京大学医学部副主任王维民

  众所周知,北京协和医院历来重视医学教育,尤其在师资教育方面,既有传承又不断创新,为全国培养输送了大批师资型医学精英。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副院校长、北京协和医院副院长张抒扬,分享了北京协和医院师资培训的实践案例。“培养一个合格的医生周期很长,师资和教学体系是关键。”张抒扬说到。

中国临床医学教育面临的新挑战是什么?

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副院校长、北京协和医院副院长张抒扬

  张抒扬说,“协和的师资培训具有鲜明的特点,一直以来强调教学实体化,推进和落实全员教学,建立了全员参与、全面发展及全程培养的师资培养体系。”据介绍,该院现阶段推行的师资培训重点包括青年教师计划、交流学习计划、临床博士后计划、激励计划以及引领示范计划等。

  北医三院长期注重学科建设与人才培养。“北大医学的人才培养目标是培养出满足社会发展的各类型医学人才,其中包括引领未来的医学人才、拔尖创新型的医学人才,卓越应用型医学人才以及交叉复合型医学人才。”北医三院副院长沈宁说。

中国临床医学教育面临的新挑战是什么?

北医三院副院长沈宁

   如何提升教师队伍的教学能力和意识?北医三院从四个层面入手,即明确目标体系、分层递进培训、改善激励机制、研究实践并重。沈宁进一步解释到,“我们希望教师能够深入了解北医的教学文化先进的教育理念及基本理论,掌握有效的教学方法,能够胜任临床带教和理论授课的教学工作,发现教学问题,开展教学研究。”

  对于医学教育师资队伍的建设,美国哈佛医学院儿科教授、儿童医院全球儿科项目主任Judith Palfrey介绍了美国教学医院师资培养方案:分级渐进的职责。

中国临床医学教育面临的新挑战是什么?

美国哈佛医学院儿科教授、儿童医院全球儿科项目主任Judith Palfrey

  具体来讲,住院医师在带教老师的指导和监督下,学习与患者沟通;带教老师根据具体情境来决定上述交流的价值、内容及沟通的意义;随着住院医师管理患者能力的提高,他们逐渐成为独立的医生,并同样肩负起监督低年资住院医师的责任。Judith Palfrey教授详细阐述了如何在教学中全方位顾及上述内容。

中国临床医学教育面临的新挑战是什么?

  讨论环节中北大医学部副主任王维民希望从国际教育发展的趋势上进一步理解现在的医学教育的实施、运行和存在的问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李海潮表示,医学教育要有明确的目标,我们既有自己国家的教育历史也有美国的先进经验,参照这些标准,我们会更容易发现问题,将来的工作会有更明确的方向。中国医师协会毕业后教育部副主任邢立颖和北京市卫生计生委科教处处长宋玫均着重强调了医教协同,如何做到医学院校的教育力量和毕业后教育质量有效衔接,是下一步工作的重点。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乔杰最后总结:“感谢中外专家参加中国临床医学教育的新挑战论坛,同时更感谢大家支持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六十周年活动。我们站在‘健康中国’发展的新起点上,希望北医三院同中国、世界的医学,包括医疗服务、医学教育、科学创新,都能够有更好地发展。”